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

01-20 11: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61

孙红雷主演的新剧《新世界》正在北京卫视热播。该剧由《红色》的编剧徐兵自编自导,讲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22天在北平发生的三兄弟之间的家国情仇,开播后有情有义的热血故事获得了良好的口碑。

剧中,孙红雷再次以“硬汉大哥”形象回归,饰演不怒自威的长金海。“大哥”是孙红雷颇为熟悉的人物类型,算是他的“舒适区”但演金海并不舒服,这是一个只能忍耐,不能释放的角色。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1)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新世界是一部群戏,甚至孙红雷都算不上男主角,但他也并不在意。自从2017年当了爸爸后,孙红雷减少了工作量,只演了两部作品带着爸爸去留学和新世界在他看来,新世界的剧本是连泥带土、带着腐烂的叶子,有旺盛的生命力,里边有刚刚长出的小草,也有参天大树,而金海就是那棵参天大树,他可以为这些小草、鲜花遮风挡雨。

“他是这部剧的顶梁柱,也是基石。所以导演选择了我,说服了我,我也自己说服了自己来演不那么男主角的角色。”

孙红雷对于角色极其认真,搞起专业来特别严肃,有一点拧,要求严苛,但“人生还是要有要求的”他这样感慨着。女儿的到来让他整个人柔软了,他不希望女儿像他这么苛求自己,而他也希望能做一个像“黄成栋”《带着爸爸去留学》中角色一样乐观、开明又有担当的父亲。

新剧&标准

这几年,可选的角色类型变少了

孙红雷坦承自己的演艺生涯很幸运,因为碰到很多好剧本。在《新世界》剧组一待就是半年,就是冲着这部优秀的剧本。《新世界》的编剧兼导演徐兵在业内享有盛誉,2014年豆瓣电视剧评分第一的《红色》就是由其担任编剧,《红色》得到了8万多网友打出的9.2分,在至今为止的国产谍战剧中,仅次于《潜伏》的9.3分。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2)

新世界中孙红雷饰演长金海。

新世界》中的长金海眼神凌厉、表情凝重,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尽管此前在《人间正道是沧桑》《等作品中塑造过类似的“江湖大哥”形象,孙红雷坦言,以前他演的是传统大哥,不会像金海这么接地气,他觉得《新世界》中每一句台词都有烟火味,包括金海坐下来跟狱警、犯人聊天,打犯人,审讯的时候,都不会脱离最基本的戏剧逻辑。

他还为金海这个角色设计了不少小细节,比如刷牙,那个年代用牙粉刷牙,洗脸全部用冰水,金海的条件好会烧热水洗,他在刷牙洗脸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努力营造自己独有的气质。

这两年孙红雷的作品数量很少,尤其2017年当了爸爸后,除了《带着爸爸去留学》之外就是《新世界》他有意减少接戏的节奏,他说,自己是一个求变化求进步的演员,不想重复演过的角色,他自认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影视形象,《三枪拍案惊奇》里的张三、《战国》里的孙膑、《男人帮》中的顾小白,他努力尝试着不同类型的人物。在刚入行的时候,可以选择的角色类型会多一些,但过了这么多年,孙红雷感叹,演了很多种类型后发现,选择相对变少了。“我的要求又高一些,要精品中的精品,简直是少之又少。所以也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人生观,我真要活得高兴就只能这样。”

新京报:《新世界》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孙红雷:这是个群戏,虽然我不是绝对的男主角,但我有使命帮助这个剧本成为一个好作品。我觉得来这部戏的人都是为了剧作将来能有好结果,这样好的文字如果没有我们这样认真的好演员去诠释,是非常大的损失。正好我们也都挺适合角色,像张鲁一适合铁林,我适合金海。每一个人都特别适合,包括尹昉,他虽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太大的名气,但他适合。

综艺&表演

录真人秀,是为提高自己的演技

虽然这几年孙红雷减少了拍片数量,但通过一档综艺改变了他在公众中的形象。因为《极限》他成了那个嘻嘻哈哈,经常在中发“臭美”的“颜王”孙红雷。综艺对专业演员的“侵蚀”一直是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孙红雷坦言自己也曾对录制综艺特别排斥,在《极限》开播之前两三年,综艺已经满大街都是了,他也并没有动心。

内心能够彻底接受综艺,是在孙红雷录制《极限》一年半之后。录制《极限》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觉得演员离生活太远了,他历数着,以前每天出门坐车,到餐厅都是包房,吃的住的都是星级酒店,“生活哪儿去了?”而在《极限》中,他开始“接地气”放松了,“我现在可以坐公共汽车,可以坐地铁,可以去商场逛街了。”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3)

因为参加了《极限》孙红雷变了。

孙红雷不希望自己那么封闭,变成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严肃的人,他希望把自己性格的另一面展现出来,从一个严肃的演员到大家口中的“综艺咖”孙红雷经历了蜕变。“再回来出演《新世界》里的角色,我觉得特别容易了,我知道哪些可取,哪些不可取,拿捏更准确了,去综艺是为了提高演技,为了角色的发展。”

新京报:从参加综艺一直到现在,你整个人好像都闪烁着接地气的光芒?

孙红雷:其实一句话就能说清楚,艺术于生活,我们所演的每一个角色都于生活。离开一点生活都不行,如果离开生活营养就断了,会生各种各样的病,最后(演艺)生命终结。像我们出名了,有了一些钱,生活自然就会好起来。你离老百姓最基本的生活就越来越远,甚至连菜市场的菜价都不知道,这显然不是好现象。我大概在七八年前就发现这个问题了,创包括编剧、导演、任何人,你要想保持旺盛的、好的创作状态,绝对不能离开生活,离开生活就完蛋了。所以我就去参加《极限》回归生活,让自己打开另一片天空,开辟出另一个世界。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4)

新京报:这个行业近几年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对流量明星的追捧以及对网感的要求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有感觉到这些变化吗?

孙红雷:我认为这是时代最起码的进步,很正常。那我会问一句,你觉得我网感强吗?其实我不只网感强,我可能是超网了。所以这些东西我很高兴它来了,互联网加速了中国文艺的快速进步,至少那些骗子、不用功的、没有天分的人都被清洗掉了。所以这是个太好的时代,你有天分够努力一定有机会,而且还没到时候呢。80后和90后导演马上就出来了,好的演员会层出不穷,属于中国的流行乐也快到来了,都在酝酿当中。现在能做的就是加倍努力,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

生活&成长

渔夫帽配口罩,出门可以逛一天

孙红雷把自己以前演的一些角色归纳为:冷、硬、酷、帅,这和他的成长背景息息相关,1995年考上中央戏剧学院,他这一代演员受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典《教父》的影响特别强烈。

在孙红雷早年的认知里,演员应该是不苟言笑的,不给粉丝签名,不随便和影迷拍照,没事别出来曝光自己,综艺节目更是要屏蔽的。“很多人都没从这个影响中走出来,无论表演还是生活,总是不苟言笑。我是演员,要塑造各种各样的角色,如果演员本身不够丰富,要塑造一个平头老百姓,生活在胡同小巷里,充满烟火气的,怎么办呢?”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5)

带着爸爸去留学剧照

孙红雷去年的“回归之作”《带着爸爸去留学》曾经受到过一些争议,但他饰演的絮絮叨叨、婆婆老爸“黄成栋”可以算是他突破最大的角色之一。孙红雷已经感觉到前几年自己的角色被定型在“硬汉”“反派”“复杂”上,都是比较冷硬的人物,他一直想演一个像黄成栋这样浑身带着油盐酱醋气息的人物。孙红雷说,他的父亲是一位在大学里教书的哲学老师,母亲也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从小家教就非常严格,所以他会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有黄成栋这样的爸爸,至少有黄成栋这样乐观、放松的心态情绪。“而且我演了那么多高高在上的人,特工、警察、罪犯,他们都是跟现实生活有点距离的。黄成栋是在我们身边的。”

孙红雷喜欢黄成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物身上的“烟火气”他之前看过太多的演员身上逐渐丢失掉了生活中的烟火感,所以他去演了黄成栋,去体验生活,跟那些真正北京胡同里的大叔大爷、大姐大妈们聊天。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6)

孙红雷说,他现在靠渔夫帽和口罩可以出门逛一天。

新京报:你总在说生活中的“烟火气”现在你可以正常出门逛逛街或者去菜市场吗?

孙红雷:可以了,因为现在有一种帽子叫渔夫帽,配上一副口罩,加上穿着低调,基本上认不出来。以前我在商场里,棒球帽配上眼镜口罩,半个小时内就完蛋,被大家发现以后追着跑。现在我逛一天都没事,我很滋润,可以去感受生活。我可以去早市买菜、买排骨、买肉,给我女儿买鱼或者海鲜,去服装店逛一逛,去小摊儿坐一会儿,去面馆馄饨馆吃饭。因为渔夫帽真的很管用,而且大家都戴,所以就不特殊了。

女儿&父亲

只希望女儿,别像他这么苛求

生活上,孙红雷也迎来自己全新的人生。2017年12月,女儿出生。他放下了很多工作,把重心都给了家庭。他用各种可能的方式照顾女儿,已经成为一个超级爸爸。每次他看着女儿,眼神温柔,完全不同于银幕上严肃的形象。从有了女儿开始,娱乐圈又多了一位“女儿奴”父亲。他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女儿在海边的照片。情人节,他会发一张女儿的漫画,“我的小情人节日快乐”

孙红雷,不能离开生活滋养,一旦离开这块泥土肯定会枯萎(图7)

孙红雷女儿。

女儿也遗传了孙红雷的艺术气质,表演天分清晰可见,节奏感超级强。只要一放儿歌,就会跟着拍掌,开始跳舞。前两天孙红雷领她去儿童乐园,一个外国歌手在街头唱歌,当时有很多孩子,只有她一个人站在歌手面前跳舞,打拍子。孙红雷很得意,“这是基因的原因,没办法。”他说,孩子可能将来的工作跟文艺分不开,他也会支持女儿的选择,“我会让她自由地生长,她喜欢的就去做。”

以前,孙红雷也信誓旦旦地畅想过,如果生个女儿,会宠得无法无天,“应该比黄磊对多多还严重。”

但是如今孙红雷说,他不会纵容溺爱女儿,他要让她过平常人的日子,“我不想让她觉得和别人不一样,不想让她感到有什么优越感,或者是自己有什么不如人,我想让她健康正常长大。”

虽然女儿刚刚两岁多,还不能清楚地意识到爸爸是做什么的,但她现在看到孙红雷的广告牌,会说“是爸爸”作为一名“操心的老爸”孙红雷已经想好了,未来女儿一定会问,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他早早做好了“育儿”功课,和有经验的父母聊过天,看过少儿教育名师们写的书,他想学会如何和女儿沟通,“在这方面我确实研究过,也下过功夫,时刻都在准备着怎么平衡,怎么告诉她演员是什么,明星是什么。当她了解父亲了,就会找到平衡。”

新京报:你比较看重培养孩子的什么品质吗?

孙红雷:我希望她有想象力和创造力,希望她的思想终始健康。

新京报:自己有什么缺点是不希望女儿像你的?

孙红雷:不希望女儿像我这么苛求自己,我对自己的要求太严苛,欲望就会过于强烈。比如我想要一个好的作品,在塑造角色上我会对自己要求很极端,同时这样对别人会很苦。

新京报:你意识到这一点了,是不是可以改改,稍微放松一下?

孙红雷:总有一天要放松的,比如60岁以后,70岁以后,100岁以后不就彻底放松了。现在还是一个严苛的状态。我觉得人生还是要有要求的。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人物摄影 郭延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孙红雷

孙红雷,1970年8月16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1997年凭借话剧《全是北京人》获文化部“优秀表演奖”。1999年出演首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正式进入电影圈。2000年凭借话剧《三毛钱歌剧》获第1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同年参演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因剧中的饰演的阿莱一角而成名。2003年凭借电影《周渔的火车》获得第10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2005年出演徐克执导的古装武侠片《七剑》。2008年凭借在电影《梅兰芳》中饰演邱如白一角受到关注。2009年凭借《潜伏》获得第27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以及第1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最佳男演员奖。2013年,主演警匪电影《毒战》。2014年,主演电影《触不可及》。2015年6月19日,主演的电影《少年班》上映。2015年,与黄渤、黄磊、王迅、罗志祥、张艺兴等加盟东方卫视励志综艺真人秀《极限挑战》节目。2016年主演的都市情感剧《好先生》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