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

01-13 21: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42

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图1)

比肩接踵的摩天大楼、四通八达的快速干道、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一座城市还有多少可开拓的书写空间?生于斯长于斯的沪上作家如何塑造他们眼中的缤纷上海?

近期,一批上海题材小说陆续出版,如滕肖澜《心居》蔡骏《春夜》禹风《玻璃玫瑰》顾湘《赵桥村》路明《出小镇记》等纷纷作出了自己的探索。令人欣喜的是,这些作家跳出千篇一律的“怀乡挽歌”“摩登生活”等窠臼,学会潜入生活洪流,从“浮光掠影”变“深层探寻”以质朴的叙事、精准的细节挖掘人与城的复杂关系,定格大街小巷的美好温暖瞬间,呈现有滋有味的都市情态。

描摹人性底色,“小日子”里也有“大味道”

“日新月异的时代,都市的生活场景、审美意象越来越具备广阔的想象空间。城市叙事的视角捕捉,考验着作家对城市景观与都市人群的艺术呈现。”在评论家项静看来,都市文学是座富矿,身处上海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作家的文学书写,应跟上海的成长形成丰富互动。尤其对于青年作家而言,如果仅一味流连于“摩天写字楼、奢侈品商店、咖啡馆”等都市“标配”地理景观,很难写出传神的个性化面貌。

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图2)

比如,一些都市题材作品中常见“观光者视角”和“内部视角”但各有不足。评论界指出:前者容易建立,好比来上海的人坐上一辆观光车,沿着重要热门景点游一遍,但视线会囿于单一的高频景观,陷入种种符号化干扰;后者更侧重城市生活所涉衣食住行,但仅罗列风土人情细节,容易沉迷于市井琐事而不自知,看不到城市整体的高效运转。

如何深入“人的精神内核”是摆在不少作家面前的。从《城里的月光》《乘风》到《城中之城》再到《心居》滕肖澜的作品几乎都和上海有关,她的写作策略是借民生话题切入,从“小日子”里提炼出“大味道”既怀着对城市的憧憬和展望,也有对逝去时光的回顾和梳理。比如新长篇《心居》写“居”但不局限于买房卖房,而是从一个大家庭的祖孙三代轨迹道尽普通人对“小日子”不懈的热望打拼。小说囊括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常驻者,也有折腾半辈子只为落叶归根的老上海人,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

“写上海,绕不开‘房子’这块。但更重要的是围绕房子衍生出了种种酸甜苦辣交织的人生经历。”她坦言,身为上海人写上海,既有便利的一面,但身在其中,有点像蜡烛的光—最靠近的地方,反而温度最低,所谓“灯下黑”“因此,一方面要兼顾大家熟知的上海品质和城市特色;另一方面也希望挖掘出上海人新的精神面貌。”

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图3)

越来越多青年作家意识到,如果写作只倚赖某种视角,很难建立起跟人与城之间的鲜活关联,容易陷入以偏概全的“刻板印象”中。“对于城市我有强烈的写作欲望,但随着了解深入,理性更占上风,因为对城市的认知往往是横截面式的,要避免单一,尽可能准确呈现。”禹风说。他的小说集《玻璃玫瑰》尝试在叙事中调和不同视角,多棱镜般折射城市多重维度。评论家李伟长评价该作品里既有“夜上海夜上海”“玫瑰玫瑰我爱你”等荡漾出的“老上海基因”也有公司高管、外企白领、在沪外籍人士、务工人员等汇聚而成的当代都市烟火画卷。

不固守光鲜地标,勾勒城市多元镜像

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之外,还有努力上进的新上海人(图4)

有学者表示,这座城市里有摩登温情,也有工业硬核,人们无法以某一种典型想象来容纳所有的城市经验。以蔡骏最新半自传体长篇《春夜》为例,书中延续了擅长的悬疑推理元素,结合父亲曾在上海第三石油机械厂的工作经验,烘托出新旧世纪之交沪上工厂子弟的生活起伏,映射了城市百年工业历史的前世今生。该小说的背景跨越几十年,散落其间的沪上地标、工厂名称和上海方言,并非“怀旧式”打卡,而是融入紧张情节中,令读者更有代入感。

许旸

童薇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上进

词目:上进拼音:shàngjìn基本解释:1.[Makeprogress;Goforward]:进步;追求进步革命意志和上进心是在和艰难困苦作斗争中磨炼出来的。——《徐特立同志谈艰苦奋斗》2.[Ascend]:从低水平或低程度上升或向上不求上进现在常常被家长形容孩子学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