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桥六贤”惹官司,到底是谁的尴尬?

10-16 16: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89

自古“修桥补路,积德行善”但对古蔺县二郎镇铁桥村的6位老人来说,因为筑桥倒给自己积了一肚子委屈。据媒体报道,该村被称为“筑桥六贤”的几位老人,因为拖欠施工款被判败诉成了“失信被执行人”

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难理清楚,村民集资修桥,集资初期曾有镇政府官员口头承诺解决部分工程款项,但未留下书证或录音,负责牵头执行的六位老人全程跟进直到出现尾款无法结清的状况,“筑桥六贤”成为法律意义上的被告,生效法律判决显示,当地镇政府与村委会被判无需担责。

从现有证据看,在能固定到证据层面的法律关系中,司法对这起普通合同纠纷的判决称得上中规中矩,毕竟村民的多项主张确实都存在较为严重的证据缺陷,政府官员曾承诺补足工程款的说法空口无凭,包括“因村委会负责人劝说不上诉”而错过上诉期的说法,同样未看到“吃一堑长一智”的相关录音证据出现。

修桥补路,一直以来在民间被视为积德善举,多有乡间热心人士投身参与,当然也不乏巨贾全资捐赠的壮举。但具体到这场官司,涉事的六位老人并非大富大贵,对其所牵头和参与的工程属性进行确定也不是完全没有证据线索,比如工程启动时村委会层面人员与公章的若隐若现,工程竣工时镇政府官员的到场加持,包括桥梁建成后的水泥硬化工程由政府加持等等。

耐人寻味的是,一场官司的诉讼双方—申请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都去参加判决无需承担的主体组织的欠款解决协调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即便是在法律层面已经撇清关系的当地政府,在法庭之外也并没有完全停止解决工程款项的工作,说明当地政府在事实层面并不否认筑桥的公共属性,只是在资金筹措问题上尚存现实困难。

一项关系到多个村庄基本出行需求的公共设施建设,村镇均不出面而由几位村民牵头进行,这最终到底是谁的尴尬?当然需要承认,“筑桥六贤”的当下窘境因现代社会的合同和契约观念不足而生,但对当地政府来说,有多人见证的出资承诺在事后也可以矢口否认,无论其中是否有所谓“新官不理旧账”的情况,于政府的公信而言终究会是一种不小的伤害。

“筑桥六贤”用法律手段维权的路并没有完全走到尽头,按照民诉法对审判程序的安排,村民还可以通过申诉的方式继续提请对这起纠纷进行再审。但再审对当事人而言有新证据的要求,有效证据的收集和固定对老人来说依然存在困难。如法律专业人士所说,司法裁量对这起案子本应当有更细致的实质性,但对已经是生效判决的本案,民诉法还赋予依职权启动再审的权力,可以对本案涉及几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做更清晰的分辨和。村民不计辛劳和报酬服务公共的热忱应当得到呵护,这就更加有赖具体司法能够在化解纠纷的过程中真正能发挥作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证据

证据:是证明(案件)事实的依据,证据问题是诉讼的核心问题,全部诉讼活动实际上都是围绕证据的搜集和运用进行。当事人要证明自己提出的主张,需要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资料。证据是法官在司法裁判中认定过去发生事实存在的重要依据,在如何一起案件的审判过程中,都需要通过证据和证据形成的证据链再现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在诉讼中,证据是认定案情的根据。只有正确认定案情,才能正确适用法律,从而正确处理案件。因此,证据问题历来是诉讼中的关键问题。对证据制度的研究已经形成一门学科,称为证据学或证据法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