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

04-06 08: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10

3月9日晚,35岁的周国霞从6楼家中阳台坠下身亡。生前,她是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人民的一名法官,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未满周岁。事发后,其弟周明杰曾在网络发文称姐姐离世与其“长期高压式的工作状态”有关。

4月2日,周明杰告诉红星新闻,家属已与当地就善后事宜达成一致:“给予经济补偿以及调动姐夫工作”4月3日,当地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与周国霞家属达成了善后事宜处置意见,但未透露具体“补贴补助金额”

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图1)

周国霞生前工作照 图据肃州区人民公号

周明杰介绍,姐姐周国霞生前在住院期间曾喊“案子来了做不完了,已经精神恍惚,要么就呆滞”并在与家人交流中表示案子太多。据他的医院诊断报告显示,周国霞被主要诊断为神经症性障碍。

对此,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政工科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工作压力是有的,但“压力可能是有综合因素的,生活、家庭,以及性格方面,可能都有关系”

该负责人介绍,酒泉市肃州分局此前已出具周国霞非正常死亡事件调查结论,确定其从家中客厅窗户自主坠落后死亡,排除他杀可能。

35岁女法官家中坠亡

家人称其生前精神恍惚

对于姐姐周国霞的离世,周明杰介绍,姐姐离世前曾在当地医院住院治疗三天,“当时去医院主要是觉得她精神状态确实不是很好,礼拜五(3月6日)在单位上班时发病了,礼拜六(3月7日)礼拜天(3月8日)也在医院。礼拜一(3月9日)因为要上班,她就请了假。”而后,周国霞于3月9日从医院回到家中,当晚,在回家3小时后从家中坠楼身亡。

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图2)

周国霞生前工作照 图据肃州区人民公号

周明杰称,事发前,姐夫以及两个小孩都在家中。中途,因前来探望,姐夫便出门下楼去接人,等回到家里时意外发生了,“进去的时候,孩子就大叫说妈妈从那儿(跳)下去了”

周明杰表示,姐姐一家人平常都很和睦,有两个小孩,一个未满周岁,另一个还不到10岁。姐夫在离家几十公里的一所学校当老师,属于两地分居。姐姐工作非常繁忙,还得照顾家里。对于姐姐工作上的压力,姐夫也经常劝慰姐姐,但后来发现姐姐有些不在状态,“精神恍惚、痴迷”

肃州区人民的回复

同时,该还回复,正结合法律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死亡抚恤金,确保依法办事,公正无私。

曾获评“全国办案标兵”

向家人提及过工作压力大

关于周国霞其人,2019年3月7日,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曾在发布一篇题为《从善良出发做合格法官—记全国办案标兵、肃州区“三八红旗手”周国霞法官》的文章,文中称周国霞自2010年3月起担任酒泉市肃州区人民金佛寺寺法庭书记员;2012年3月起任酒泉市肃州区人民二庭助理审判员;2016年10月起,随着全国司法改革启动,成为该院一名员额法官,其在工作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审判工作第一线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图3)

肃州区人民发布的信息,介绍周国霞办案情况

文章还称,随着全院民事案件数量大幅度上升,周国霞法官的收案数也逐年上升。2016年,周国霞法官共收民事案件219件,审执结民事案件181件,结案率83%。2017年共收民事案件290件,办结235件,结案率81%。2018年1至9月,其收案数已经达354件。由于承办案件数量多、很多案件案情复杂,她经常利用中午休息时间书写并修改法律文书。因为爱人不在酒泉工作,她甚至周末和节假日带着年幼的孩子在办公室加班。

据当地一位周国霞承办案件当事人张先生评价,周国霞业务过硬,在接触中不苟言笑,“从不私下和律师以及原被告接触,只按章办事,有些特立独行”一位当地律师也告诉红星新闻,周国霞是一个业务很好,非常优秀的法官。

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图4)

周国霞向发的信息

在周明杰看来,工作压力大与姐姐的精神状态不佳以及离世有很大关系。在他向红星新闻记者的相关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周国霞曾与,称“憋屈了这么多天,觉得工作陷入绝境了,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想通了,已经跟庭长请假了,调整一下,如果案子再多就交个申请,当助理,再不审案子了,差不了多少钱。”

另外,周国霞的闺蜜在其离世后曾与周家人短信表示:“她说工作累得很,要个可以休个长假…”

政工科相关负责人:

工作压力是有的,或有综合因素

4月3日,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政工科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表示,3月25日,酒泉市肃州分局出具了周国霞非正常死亡事件调查的结论,确定周国霞从位于肃州区金水湾小区家中客厅窗户自主坠落后死亡,排除他杀的可能。

上述负责人介绍,对于工作压力大的问题,“每个人压力肯定都是有的,但肯定也是多方面的”就周国霞而言,其近几年到事发前的具体办案数量情况为:2017年,周国霞的结案数是235件,院内法官的平均结案是227件;2018年,周国霞结案是337件,院内法官平均结案是268件;2019年周国霞结案是130件,院内法官平均结案是353件,“所以工作压力是有的”

其中,2019年周国霞产后,10月25日至12月31日期间,总共办了25件案子。2020年1月1日至1月23日,共办结案件16件。上述负责人称,由于春节放假和疫情关系,于2月24日开始正常办理案件,这之后到3月5日,周国霞办(结)案数为1件,正在办理的案件为13件。

“可能每个人承受压力的能力都有差异,所以我们就以客观存在的一些数据来说一些事情。”上述负责人说,“在周国霞评上‘全国办案标兵’的2018年,其个人办案数其实也不是全院里最多的,所以压力可能是有综合因素的,生活、家庭,以及性格方面,可能都有关系。”

上述负责人同时介绍,在工作期间,周国霞从未向院党组提出过要退额,也未向表示工作太多了。

他表示,周国霞个性比较要强,同时有点内向,除了工作之外,跟同事交流也比较少,“确实这样也不利于压力的释放和宣泄”

曾去医院探望

叮嘱家人“要24小时不离人”

对于周国霞住院前后的情况,上述相关负责人介绍,3月6日,同事发现周国霞精神状态不佳,之后向其丈夫致电,让其接到家中休息。3月7日,周国霞进入酒泉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进行了检查,初步诊断为精神异常待查。

3月9日,班子成员前往医院探望周国霞。上述负责人说:“我在3月8日去看望时,就给周国霞丈夫进行了交代,要其一定要跟周国霞本人多沟通,引导她多说话,把心结打开就好了。同时,我说这种情况,一定要24小时不离人,3月9日又对她丈夫进行了交代。”

对于周国霞出事的3月9日当天情况,该负责人补充道,当天下午6点多,单位两名同事还在下班后去医院进行了探望,“当时还正在输液”而后,当晚因周国霞要到酒泉看望她,“她丈夫说已经给医院把假请好了”再此后,也没有给周国霞打过电话。

在周国霞坠楼身亡之后,对于其弟周明杰在网上所发文章,该负责人称其中存在一些不实内容。他同时表示,与周国霞家属在3月27日时达成了善后事宜处置意见,“谈了好多次,但最终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积极为老人和孩子申报争取生活补贴补助,为周国霞爱人争取调动工作,因为他在离肃州区50多公里外的一个县城当老师,今后可以方便照顾两个孩子”

不过,对于具体补贴补助金额,该负责人表示,暂时不便透露。

家属的医院报告:

主要诊断为神经症性障碍

据上述相关负责人介绍,周国霞在单位出现精神状态不佳情况后,经医院检查,初步诊断为精神异常待查。周国霞弟弟周明杰也提到,姐姐可能有抑郁症,医院还没有做完检查。另据周明杰的来自医院的一份诊断报告中显示,周国霞主要诊断为神经症性障碍。

35岁女法官坠楼身亡,除了工作之外,或有综合因素(图5)

家属的医院诊断报告

对于周国霞精神状态所出现的问题,周明杰认为主要原因是工作导致的,但也不否认别的原因。在红星新闻记者再三询问之下,周明杰并未直接正面回答“别的原因”是什么。对于周国霞3月9日从医院回到家中直到事发前的经历,他称“她一直在休息”

4月3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周国霞就诊的医院甘肃酒泉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介绍,自己并非周国霞主管医生,对于周国霞诊疗情况并不知情,其主管医生因上夜班还在休息,建议记者与医院纠纷办进行。4月4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上述科室,接听电话的表示,周国霞主管医生仍然不在。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与该医院另一名取得,据其介绍,听说了周国霞的情况,可能有精神抑郁的情况,但具体病情和诊断只有其主管医生才知情。

据成都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一名医生介绍,神经症性障碍主要为焦虑、神经官能症,躯体化障碍,一般由社会心理因素诱发,压力过大或者操心过多,表现为焦虑、全身不适,但检查似乎又没有什么异常。但对于周国霞的情况而言,该名医护人员表示,还需由医护人员经过具体诊断来做判定。

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周国霞

周国霞,女,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审判员。 2020年3月9日,周国霞在家中坠亡。

周明杰

周明杰,女,汉族,1971年生于河北滦县,硕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河北省唐山市人。199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