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

03-26 14: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72

40岁的吴某英最近很烦恼,一是因为女儿的病,二是因为一笔“捐助”对方在转款后竟对她频频“示爱表白”让她觉得被骚扰…

事情源于一场网上求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有网友帮吴某英在网上筹款,一名已婚男子上她先后转来2万元,并提出结拜为兄妹关系。但后来,事情发展超出了她的想象—男子竟频频发信息向她示爱“表白”称自己与妻子没什么感情,遭拒后还表示要她“还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红星新闻记者上当事男子侯某兴,他否认要吴某英还钱,声称是帮她的,但表示“如果兄妹关系断绝了,我肯定要收回钱。”另外,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对吴某英构成骚扰,并称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自由和权利。

对此,吴某英感到很无奈,表示等医药费报销后将一分不少还他的钱。她说,如果自己再受到骚扰,就只有选择报警。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1)

躺在病床上的吴某英

医院照顾女儿

不断收到示爱信息 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

3月21日晚,成都,吴某英正在华西附属二医院病房照顾患白血病的二女儿小敏,手机突然响起,一看,电话号码显示来自“福建”她将电话挂断,随后收到一条短信:“妹妹,真诚的情谊来自源源不断的关心和问候。不管发生什么,这一辈子都会对你和敏儿好。这是心的表白,不是挂在嘴边的废话。行动可以证明一切。哪怕是是为情而伤,为情而死,我也无怨无悔…”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2)

侯某兴发的表白短信

看到这条短信,吴某英有点窝火,这是结拜为兄妹关系的侯某兴向她表白了。她说,自己眼下正忙着照顾二女儿小敏,自己和小敏骨髓移植手术配对成功,准备后天做手术抽取骨髓。“谁知道来了这么一个事,心里很气愤。”

吴某英介绍,因二女儿小敏手术急需医疗费,在网上筹款,侯某兴看到求助信息先后转来2万元,称两人结拜成兄妹关系,她答应等医保报账下来之后再还他钱。没想到,自己收到钱后,侯某兴却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常发来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

气愤之下,3月21日,吴某英终于坐不住回复信息:“转账记录我公示了的,有始有终,我不是骗子,到时候我会把你给我的聊天记录公示出来”

当天晚上,由于照顾女儿事情多,再加上侯某兴的纠缠,让吴某英难以入眠。没料第二天凌晨,侯某兴再次发来信息,吴某英回复:“再告诉你一声,不要再来骚扰我和敏敏,要不我报警”

侯某兴回复道:“你报吧,我只是要我的钱,我没有犯法”

3月23日,侯某兴打电话,吴某英没接,接着又收到他发的信息。她无奈地说:“被他这样纠缠,现在真不知如何处理是好。”

变味的“捐助”

转款后提出结拜兄妹 还说要和她结婚

吴某英与侯某兴的相识,源于一则母女俩筹款治病的求助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吴某英是巴中市通江县青峪乡农村人,丈夫七年前离世,大女儿已成家,12岁的二女儿小敏于2019年5月在广州湛江市人民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B型)

为给小敏治病,前后共计花费了50万元,家里已债台高筑。去年11月26日,母女骨髓配型成功,要进仓做手术需30万元医疗费用。“当时,吴某英已经走投无路,筹不到钱,还通过网络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中心登记捐献遗体”一直在帮助吴某英的网友“森森姜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去年12月,“森森姜林”在自媒体上发布了吴某英母女的遭遇向社会求助,并公布了吴某英的手机号。同时,还发起轻松筹捐款30万。吴某英老家村上也将其纳入精准扶贫户,可报销一部分医疗费用,后来筹款20万。

吴某英介绍,因女儿治病急需用钱,侯某兴后来向她转款一次1000元和3次3000元,共计10000元。她回忆,自己收到10000元后就接到侯某兴的电话,一看是福建的号码,接听后才知是“捐款人”侯某兴,当时很感谢他。侯某兴说自己是也是通江人,提出两人结拜兄妹,当时我只有答应,由他称呼自己“妹妹”

今年1月,小敏因故做不了手术,需要输血,吴某英再次收到侯某兴转来的10000元救急。吴某英介绍,我当时就对他说,这2万元算自己借的钱,等以后报账下来后就还给他,“他说没得事”

但从那以后,侯某兴开始给她发一些“难听”的信息,“意思是要跟我结婚”他还没离婚,说托朋友给自己老婆说媒,“还有一些我都说不出口”

后来,两人的“兄妹”关系变了味儿,侯某兴不停发“骚扰”信息。吴某英说:“正月二十左右,他发了一些骚扰信息,被我女儿看到后将他拉黑删除。”

当时,吴某英觉得女儿不礼貌,别人拿钱给你治病要记得感恩,我也有自己的底线。所以,第二天,她又将侯某兴加上,但对方再次发来“无聊”的信息。这次,她果断将侯某兴再次拉黑,“他用不同的手机发,我还是没理他”

短信截图显示:

男子多次示爱 称已托人给妻子说对象

3月23日,吴某英将侯某兴的多条短信发给了红星新闻记者。她介绍,因侯某兴的和手机号码被她拉黑,以前的信息找不回,所以只截图了3月6日以后的短信内容。记者查看短信发现,确有侯某兴“表白示爱”的信息。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3)

侯某兴发的“表白短信”

以下是吴某英向记者发来的侯某兴部分短信—

3月6日,侯某兴用陌生号码发来信息,“保证以后正确看待兄妹感情,不会再乱说话,如果还认(他)这个,就把拉黑的手机解除”近3小时过去,吴某英没回信息,侯某兴又发:“妹妹你就不能原谅一回吗?”

3月7日,侯某兴发来信息,“钱,我是给孩子治病的,不会要的”“千万记住哥的心永远不会变,更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妹妹…” 11小时后,侯某兴再次发信息请求原谅,“请你原谅。我给的每一分钱都是自愿的,不会问你要一分钱,请你相信,看在兄妹的份上,请原谅我一次吧…”

以上短信,吴某英均未回。

3月14日,侯某兴再次发来信息,“请你不要动不动就说退我的钱,这样是不对的,我给你的钱实际上是给敏儿治病,要还也是孩子长大了她还我”

3月16日,侯某兴发出信息:“妹妹,哥一直在等你。你不要怪哥,好吗?真正爱一个人,是没法放弃的。我会一直等下去。”

在另一则短信中,侯某兴还说,前段时间自己与妻子闹离婚,120多平方的房子他不想要,自己很有可能是一个人过,“除了你,我以后不可能再找,因为我的心是放在你那边的在,容不下第二个女人”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4)

侯某兴发的“表白短信”

因多次打电话吴某英不接,3月21日晚,侯某兴再次发信息问,是否解除兄妹关系,并说“为情而生,为情而死,我也无怨无悔…请你相信”同时,他还对吴某英说,前一阵子自己托人给你嫂子说了个对象,双方留了电话,只等自己离婚,“只等你的安排了”

吴某英气愤不过,回复了信息,一番争论后,她拉黑了侯某兴的电话号码。侯某兴回复,“两万块钱买不到一点人情,得到的(是)绝情…”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5)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6)

侯某兴与吴某英的短信对话

最后,吴某英发出警告:“你这种有妇之夫,再发信息骚扰我,我就报警,说到做到。”

男子回应:

承认已婚 “喜欢一个人是自由和权利”

3月23日,红星新闻记者上正在福建复工的侯某兴,他称自己做装修,已经上了好几天班。提起他问吴某英要钱的事情,他予以否认并一再强调两人是通江老乡,而且是结拜兄妹关系,2万元钱是帮她的,“这个钱,给了就不打算收回来,是帮助她的,我以后有困难她可以帮我,人是互相帮助的”

侯某兴介绍,自己40多岁了,平时在福建打工,妻子和17岁的儿子住在通江,但自己与妻子感情断了很多年,结婚20年,真正的夫妻感情就3年,之后就没什么感情。“我一个人在外,她一个人在家”回家后都是各睡一张床。

他表示,这么多年自己遇到很多女人都没动过心,就是遇到吴某英感觉不一样,“突然来感觉了”并称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自己在尊重吴某英的情况下,没有做出任何为难她的事情,“喜欢一个人有错吗,是没有错的。”

另外,从家庭情况来说,侯某兴觉得吴某英和自己有相似之处,年龄相差不大,都是上40岁的人,自然而然对她产生好感。加上吴某英说话直爽,自己又喜欢直爽的人,性格比较合得来。

因为自己已婚又想向吴某英表白,侯某兴表示,从法律上来说,吴某英担心的问题是不想当第三者,“我也懂法,我不触犯法律,保持兄妹关系,如果要走到夫妻这一步,我和老婆早就离了,我不会触犯法律底线。”

他认为,自己被吴某英拉黑不是因为发信息构成了骚扰,双方交往是在自愿的前提下,不需要任何勉强。“吴某英也不可能这么绝情,我们之间的底线也是保持兄妹关系,是她差我的钱欠我的情,我是帮助他的人,她应该知恩图报。她在困难之中,是我伸出援助之手,她咋个可能恨我呢?”

如果两人做不了兄妹了,2万元还收不收回?侯某兴说:“如果兄妹关系断绝了,我肯定要收回钱。如果说兄妹关系不断绝,这个钱我没有理由收。”

她的无奈:

在子女面前感到羞愧 他再发信息就报警

变味的捐助,由于女儿患白血病手术费告急,男子被拒后要她还钱(图7)

吴某英

3月24日,吴某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对于侯某兴长期发“骚扰”短信,她感到很无奈,同时在女儿面前感到羞愧。她介绍,自己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是大学生,已经结婚;小女儿患白血病,虽然自己一个人照顾,但还能应付。她觉得候某兴很奇葩,自己的名字都不想和他的名字出现在一起。

这段时间,吴某英心情不好,二女儿要进仓手术,自己心理压力很大,说出来心里舒服一点。她说,在两个女儿面前,“我感觉自己很丢脸”她甚至还担心大女儿知道此事后对自己有不好的看法,所以一直没敢告诉她。现在,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虽然之前说要报警,但她一直没报,因为怕影响到二女儿。

针对侯某兴的短信“骚扰”行为,她说:“多条信息内容很肉麻,其中内容说我是骗子。不管他给了我好多钱,出于他的帮助,我该感恩。等医药费报销后,我一分不少还他。娃儿生病是事实,我没有骗他。”

因为自己的手机号码被公布,侯某兴用陌生号码给自己发出多条“骚扰”短信,吴某英表示无法回避。她说:“他再发信息我就报警了,之前只是说说,因为现在影响到家庭母女关系了,只能动真格了。”

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侯某

侯某[清]佚名,浙江天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