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

11-21 09: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09

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图1)

走的很突兀,让人猝不及防。

尽管在金台医院住院那段时我看了的脸上气色,心里暗叫不好。

这种人之将老,病入膏肓的气色我已经不陌生了,出门后我对爱人说:“这情况~也许熬不到年底…”

爱人说:“的精神已经恢复,再有两三年是没什么大碍的。”

我心下忧郁于自己的感知,但看的确气色已恢复如常,便也放心了。

回到了塬上老家,嫂子们似乎在轮流侍奉,这是令我宽慰的;我想这也许就是感觉最为舒适的一段时光了。

但没曾想~这一别,便是永远。

我依旧陷入了那些无休无止的烟火尘埃之中,继续着漫无天日的无数烦心琐事之中~日复一日.昏天黑地…

这期间没去看,哥说恢复的还可以,便也再次松懈下来~总以为日子很长,的身体恢复无非调养的时间问题。

此刻静静地躺在中堂的铺板上,脸被遮挡。

我很想看看去时的容颜~是否也如我母亲走的时候那般的安详,如沉睡于梦里一般的怡静悠远。

却又不敢打扰她老人家的清静更不敢掀起那张被角,我怕惹得哥嫂们训斥也怕犯了忌讳;我知道,人在晏驾后的三日内会有很多的禁忌不便,我还是不去叨扰她老人家为好。

我是一个遵循传统文化的人,尽管时代在不断的前行发展,但我始终认为老既然能够传承几千年的东西,自然有他的道理可言。

进的从前的卧房,

很想和说说话,尽管已经晚了;但此刻也就说些此刻的话语吧。

我想应该是听得见的,只是那种环境和氛围已容不得我多说什么了。

进的屋内,似乎看见了很是沁心久违的笑颜,依旧坐在炕上,穿着少有的灰色带暗花的衣裳~容光焕发,鹤发红颜。

脸上带着笑意,暖融融的看着我,只是所有的语言只能是用目光和表情来代替了。

房里无人,我便坐下,依旧坐在那张熟悉塌陷的沙发上,看着满是洋溢的神采。心里忽然感觉新奇~一生简朴,今天怎么穿的如此素雅,双瞳有神,祥和瑞华呢?

点了一支烟,仿佛听见又开始了念叨:“我娃你少抽点。”

对着炕上的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妥,却已经很是无奈了。

世上有很多事,也许冥冥之中都有定数,只是我们不曾经意。

记得那天晚上和爱人告别,走出医院;对着爱人曾说过一句:“也许这是见我的最后一面了…”

不曾想~一语成真。

爱人说你别这样想,要往好处想,的身体已经恢复,起码再活个两三年。

我也很快陷入了自己家庭和小营生旷日持久的琐事缠绕中,每天很没有精神头顾虑其他。

生活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这句话是对的。对而言,这也是一种解脱吧。

一生信奉佛教,但嫂子们却是虔诚的徒。于此而言~各自坚守自己的信仰规则便在所难免,到后来,都是心内俱疲。

是我的生母,于我有难以撇缺的血缘至亲;但既已于咿呀襁褓时出门~便也无法掺杂我的个人意见,看着哥嫂们忙碌操办后事。

昔日里去了塬上,临走时总是要找几个水果或点心~让给娃娃带上;要不就是一把地里刚拔来的青菜。看着枝叶粗黄,却是没有打过农药自己耕作的。

有时我会带上青菜,虽说边角泛黄,虫蛀迷离,比不了大棚蔬菜那样的品相,也无那般的翠绿喜人~但这样散发着泥土清香的朴拙,却是代表了老人一片朴实的心意。

从贫处来,对那个年代的缺吃少穿记忆犹新。

所以她总是担心儿女的口粮~是不是能吃饱肚子,殊不知外面的世界早已脱离了温饱。

嘴里念叨着“我娃,今天娘在,哪怕一口干馍~总也有人给你;以后不在了,我娃便也不上塬了…”

言语嗫喏恳切,透着一股悲凉的爱意,让人心里发酸却暖意融融。

上塬的班车不好等,我每次都是坐着大巴车来,无声无息的入得门内;那些熟门熟户没有什么拘谨,像回到我的杨家老宅一样的松畅。

依旧习惯性的到处翻腾着,我知道老人家又在找一些吃的琐食;便索性打断了她的动作。

我说你坐下,我不饿,咱们就坐这儿拉拉话。

回头一笑,眼里透着嗔怪,却满是心疼的爱怜:“这我儿,每次来了都不吃啥!”

坐坐又抬起身来“那我给我孙子找点啥你带上…”

我赶忙又说:“娃不缺啥,你别管了。”

回身坐在炕上的复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娃现在负担重的很…”

我宽慰“都过来了,现在好着呢。”

此刻~

坐在沙发上,看着炕沿上的虚无缥缈的影子在心里拉着话,叙着家常。却早已是物是人非…

每次见我总是一句话开头:“我娃吃了么?”

这句话以前从未仔细品味,如今进的门来,那句昔日里充耳可闻的问候没有了,原娘已经去了另一个未知的世界;不由得百感交集万种滋味。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房依旧是那个房,炕还是那个炕~

只是却再也听不到以前那一声熟悉的呼唤,找不到昔日里的。

那个昔日里发如白雪,朴拙慈祥的亲人已经如一粒尘埃般无声的落了地。

一行清泪便涩涩的顺颊而下,咽进了肚子里…

我这前半生,享了很多人不曾享过的福;但也吃了别人不曾吃过的苦。那些苦,无法与人言说;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才能体味。

苦的时候很苦,享福的时候也总是先人一步,但不管岁月如何蹉跎,苦与乐都熬过来了。

我比一般人有福,因为有两个娘,也便有了两个同时牵挂着自己的人;有两颗同时关爱着自己的心❤️。

母亲是我的养母,是我的生母。

她们一个生了我,一个却养了我。给了我生命,母亲却哺育我成长。

养母虽未遭受生我之痛却抚养我长大,与养父视我如己出~甚至超越了对自己生命的热爱;他们对我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爱和操劳,我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和精神的传承;这一点,我感同身受,自幼耳濡目染了这种家风的厚重和思想的悠远恬淡。

所以对养父母的恩同再造我深植于心.情由心发。

但我终究还是没能报答他们。

青年时的我心浮气躁.好高慕远,我没能让父亲心无遗憾的走,甚至我那时还没来得及有能力来报答父亲。等我终于收心归正,终于被岁月的风雨砺炼成了今日的心境,并且有能力为父亲做点什么的时候~早已光阴荏苒.沧海桑田。

对父亲~我一直是心有愧疚的。

和母亲其实是两种心性的人。

母亲虽说没有上过学,但是参军后在部队上一直刻苦勤学,很快便提了干。

前几年小区里有一对从新疆石河子退休的老夫妇,老爷子曾和我父母过去同在一个部队,爱人是随军家属。

说起父母的名字他们耳熟能详.记忆犹新!

老太太很兴奋,眼睛很亮,透着犀利威严的光;声音洪亮,思想正统。

刀刻斧凿般的脸上透着岁月无情的风霜,身子硬朗。

老太太眼里炬人的光让人望而生畏,说起我的父母,

老太太说“你母亲当时在全团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唯一一个女兵班的班长,代理排长,年年先进工作者,积极分子;在当时是我们很多人争相学习的对象!”

母亲和父亲在石河子部队上呆了十几年,回到故乡的母亲很快投身于新农村的建设之中。

那个年代的基层没有报酬,从来都是身先士卒,舍小家顾大家;她们整天没黑没明的忙碌着主义事业无怨无悔;那种无私的赤子之心光可鉴人。让今时今下那些满是私欲的腐败分子们无以言对。

母亲那时候是大队的妇女队长,每天都是如陀螺一样的忙碌着。既要为集体的事劳心费神,还得参加农业社的田间劳动,她像一部分身乏术的陀螺一般的快速旋转着,这一干,就是33年的妇女主任~直到她再也没有精力去操劳她毕生为之奋斗的主义事业。

我一直很钦佩母亲她们那代人,缺吃少穿,也没有酬劳,却对自己信仰的事业抛家舍业.无怨无悔。她们身在基层默默无闻.抛洒汗水,但国有今日今时的伟大复兴与~不正是像父亲母亲那样千千万万.名不经传的基石所垒就吗!

没有上过学,自然也不识字。这在上一辈的农村老人习以为长,是一种普遍现象。

传统思想里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农村家庭历来重男轻女,贫寒家庭出身的人更是与学堂无缘。

我的养母也是在部队上通过刻苦自学,才有了后来远超 一般妇女的眼界见识和思想。

命不好,生父去世的时候我早已去了养母家里。那时候刚上小学,但依旧懵懵懂懂的无知。

那时候在学校常有塬上的小伙伴小心翼翼的告诉我:“你家就在塬上,你是塬上的娃!”

小伙伴的小眼睛咋吧咋吧,透着神秘,很是小心翼翼;似乎在给我透漏一件不可言说的秘密。

说完便一溜烟的闪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我站在那里楞楞的出神。

后来放学回家,便急不可耐地去问母亲。

母亲有些愕然,似乎欲言又止。

后来父亲礼拜天回来还是坦然的对我说了原委。

父亲对母亲说:“这些事无需瞒住娃娃,也瞒不住;等娃长大了自己选择吧。”

我至今想来,父亲大人真的是高风亮节,心胸开阔。

事实上,我后来真的没有走,也没有寻根溯源,我的养父母用爱我胜过爱自己的一点一滴融化了我。

他们在我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杨家烙印,我知道~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走出杨家老宅的圈子。我永远是父母的衣钵传人,是他们永远的儿子。

父亲这辈子没有打过我,但我给他添了无数的麻烦。

小时候很傻,憨不呼呼的一个肉嘟嘟胖娃。因为调皮捣蛋爱惹事,所以常常被人找上门来。

父亲总是要为我惹的祸擦,三天两头,大大小小。

父亲教育我的时候永远不会有拳脚相加,尽管我的内心早已忐忑。

他总是先给一个苹果或者黄瓜,让我坐在他的对面。

嘴里吃着东西,听着父亲的循循教诲,循序渐进~由浅及深;

听着听着眼泪便哗哗的下来了。原来自己给家里惹了这么大的祸,做了这么多不该做的事儿。

由此也明白了很多道理,是非善恶。

父亲的大手附上了我的脑袋,很是温暖。

他擦去了我脸上扑簌簌滚落的泪珠,父亲说“娃,你要记住~什么事能做,什么事做不得。”

那一幕我永远记得,毕生难忘。

身上浓缩了很多中国传统农家母亲的优点。

坚韧不拔,性格柔韧,不向困难低头,虽然身处贫困但不失名节。

二哥说,大修水利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很小。

有一年生产队发了一包救济的类似红薯粉一样的粉状食物。

中午收工的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了塬,回来便把那粉面搅在锅里煮成了一锅稀汤糊糊。

灶膛里的浓浓烟雾呛得不停地咳嗽.眼泪直流,睁不开眼。

她出去透气抹眼睛的当口,几个孩子便如同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小猪娃一样的围上了锅圈,七手八脚的用勺子舀着喝了起来。

不大功夫,等回到灶旁的时候锅已见底,一锅糊糊汤吃的连锅底都没剩下~像牛舔的一样干净。

看着几个崽子睁着懵乎的眼睛可怜楚楚的看着自己,泪水飒然而下…

空着肚子的又扛着铁锨下塬去了坝上干活~那里,大队正在大兴水利工程,到处旌旗招展,随风猎猎。

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图2)

母亲对很好,这种好没有丝毫的做作或者牵强~而是发自内心来自肺腑。这让我和爱人以及我的两个孩子都由衷的钦佩,由此也更加敬重母亲饮水思源的人品。

过去,农业社的大队部开会常设在东塬。而母亲到了东塬,必去那里坐坐,拉拉家常。

后来母亲到了城里,我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安居之所,终于撤离了一家老小蜗居的筒子楼~搬进了暖气房。

母亲常常念叨“塬上冷,你打听着你啥时候下来了就接过来。”

母亲常说:“你是受苦人出身,咱们这现在有暖气,塬上条件差~冷得很,把你接过来也享受享受。”

每次听到到了市里的,母亲一定会叮咛我把接过来住上一段时间。

实际上来了也住不了几天,她总是操心着塬上屋里永远也放不下的事。

来的这几天母亲精神头很好,也很忙碌。总是希望做最好最适合口味的伙食。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给提回了油条豆浆或者是豆花,或者是豆花泡馍。她不断的翻新着伙食的花样,希望吃的开胃住的舒心。其实我知道,母亲平日里对自己很节俭的。

我和爱人上班走后,母亲就调试水温,帮洗个澡。其实母亲只比小五岁,也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母亲为打好洗脚水,一定会试好水温适中;两位老人相谈甚欢,像一对很久不见的老姐妹一样聊的很是契合投缘。

我很感激我的爱人。

她看到身上陈旧的内衣时很快便买回了新的,这让我由衷的感叹于她的细心周到。

我一直很佩服母亲从来不把自己放的高高在上,如母亲所言“我们来自普通的人群,就要和普通人在一起。”

和母亲是两种心性.思想的人。

不识字,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老太太;一辈子也没出过远门,更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母亲有文化,有眼光更有思想;经过十年行伍的砺炼,又当了一辈子的基层。

尽管她从不对外人说起自己的履历和过去,但眼里的睿智和她看问题的思想高度~依旧不是普通妇人可以比拟的。

但母亲和之间丝毫不存在这样的隔阂差距,母亲耐心的解释让她们的聊天无缝衔接,没有丝毫的间隙障碍可言;这也是令我慨叹弗如的。

母亲做了一辈子人的思想工作,整天调解各种基层乡里之间的矛盾难题,与各种形形.性格各异的人周旋,苦口婆心;既要不失政策的规范,又要让民众心悦诚服。

部队上的情况我不了解,但在老家担任妇女主任的点点滴滴是有目共睹的。

母亲那时候很忙,早出晚归;甚至我们正在吃饭的当口~也会有人站在崖背上喊着母亲“他大大,赶紧~✘✘家老公又和媳妇打的鸡飞狗跳墙呢!”

母亲火急火燎的放下碗就会跑出去制止化解这些矛盾。她的每一天都很忙,忙的不可开交,忙的分身乏术。

那个年代的会多运动多。

生产队的,大队部的,各种思想研讨会隔三差五.层出不穷。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它统一了人的思想;让人们饿得前胸贴后背,肚子嗷嗷叫,却依旧鼓着劲往前冲!

由此母亲的忙碌也便可想而知了。

县上和乡上的检查也多,工作组隔二连三;他们来到队上~无一例外的会选择在我家里用餐。

母亲的拉条子扯面和烙油饼夹炒青辣子土豆丝出了名,也是这些人所仰慕一饱口福的主食,他们会提前点餐报了伙食。这时候母亲能怎么说!唯有脸上带着笑容高兴的答应…

这样母亲便有的在灶台上忙乎了。

拉条子扯面不好做,面得提前揉好,要不发不起来。一根一根的拉到粗细均匀再下到锅里;扯面在案板上甩得啪啪作响。

到了最后,客人们一个个吃的酣畅淋漓,直呼痛快。

母亲笑盈盈的招呼着客人们吃好喝好,但她自己最后却没得吃了。

农业社那时非常忙,生产任务繁重。

这种体力劳动不分男女,也不会因为你是就会脱离生产;到了年底,没有工分的人家,口粮少的可怜。

工分的取得必须是家里有强壮的劳力才会获得。父亲那时候已经去了工厂,只能一个礼拜回来一次~爬山涉水。

家里就母亲一个人参与生产队的田间劳作,大队部那里还有永远没完没了的事需要她的参与;所以工分自然少。

到了年底分口粮的时候我们总是唯唯诺诺,噤若寒蝉;得看别人的脸色,遭受冷嘲热讽。

这也是那个年代所有家里人丁不旺,没有家族势力或者孤儿寡母所要面对的尴尬境地。

这样的情况我家也是难免需要经历的,不会因为母亲是大队或者他们都是军人出身就有所照顾。

农村的事其实千头万绪。很复杂。自古以来就很难办。你如果用书本或者教条的套路去处理,注定四面碰壁甚至头破血流。

中国农民是善良淳朴的,但宗族势力在农村盘根错节无处不在。你的势力大,就有表决权;传统的思维和狭隘自私让夫子般的说教苍白无力,蛮横和强权常常会占了上风。

父亲刚从部队回来时也担任了两年的大队支书,但是军人出身的父亲很快在这种基层体制和传统守旧的思想面前折戟沉沙;他满腔热情建设故乡新农村的宏图大志很快便被摧毁的黯然神伤。父亲是一个实在人,也始终没有脱离一个实在人的本分。

他习惯于军人雷厉风行说干就干的做派,他不会想到一个人从心而发的良苦初衷首先要经过无数夜以继日的讨论和思想研判才会牛拉驴不拉的执行,他没有读懂政治场上的人心~永远都是干的永远不如搞算计的。

父亲的一腔热忱终于让他头昏脑涨.黯然收场。

变通是为官之道,政治的首要是读懂政策的走向更要读懂人心。这些东西和你的出发点好坏没有关联,纵使你光明磊落.心底无私也罢。

母亲起得很早,给灶膛里添了柴火便又去打扫庭院。我那时候小,起了床便找不到自己的衣服;找到了也是前胸穿到后背。

一出门就会听到母亲无奈的叹息,又赶紧帮我把衣服穿正又急急跑向厨房。一家人在石桌上吃着饭的当口,生产队的哨子已经吹响~一声接着一声,毫不拖延。

母亲赶紧跑向厨房,把碗筷扔到锅里,又叮嘱姐姐几声便拿起一把锄头,火急火燎的走了。

母亲很累,我从小是看到的。所以我知道母亲那时候是充当了一个男人的角色,撑着我们那个家。

那时候我只能用迷糊的小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看着眼前发生的事,看着这紧锣密鼓的画面;看着忙碌如机器般疲惫不堪的母亲。

我一直盼望自己赶紧长大,体壮如牛,可以帮母亲干活,也没人敢欺负我们;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母亲的身后~做母亲坚强而不可撼动的力量。

母亲是去年的五一那天走的…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母亲悄悄的无声无息的走了,很安详;胃癌夺走了母亲本不应中断的生命之旅。

那天凌晨的七时,院里的芍药花已经凋零;它像母亲的一生光辉灿烂,永远的在我心中开放。

芍药是父亲当年移植来的。每当冬季寒冷,它的根系深埋土里;到了春暖花开之际,便会破土而出,春意盎然。

我一直认为它是牡丹,后来查了百度才知道~两种花系原来如此相像。

我把它看做杨门的精气神,所以拆迁时很是不舍。于是老伙计帮我深挖出来,搬到了他家琣养。把它交给一个可以托付的知心朋友~也算放心了。

我想等我搬去新居,再请回芍药细心呵护。能每天看着它,也是对杨门,对父母大人的奠怀。

临走时我不在身边,这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遗憾。

养母生母相继离去,这世上便少了两个最为珍贵的亲人。

人这辈子,不管功名利禄三千繁华~都是过眼云烟。唯有父母的爱是无私无悔~像佛祖涅槃后留下的舍利子一般的不可复制。

于昨日算是入土为安。

办完后事吃了饭已是中午,想起父母的坟茔和我已经荒草萋萋的杨家老院;便和爱人一路步行下山~到了老家。

爱人自幼没有在这里生活,所以对此地的山水并无多深的留恋。而我则不同,自幼在此嬉戏长大,一草一木~都渗透了眷恋。

过个十天半月不回老家看看,便感觉心里恓惶不安,没有着落。

每次及家,总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到了父母坟前,烧纸叩拜,嘴里喃喃…

跪在母亲坟前的爱人早已泣不成声.涕泪直流。

爱人和母亲的情感日积月累,来自生活点滴。

她对母亲做到的日常琐碎超越了我这个为人子的细心周全,我很感动也很感激。

这里空旷无垠,便由着妻子尽情的诉说母女的离别之苦和思念吧…

到了最后,好一番恩威并施的劝慰才拉她起身。

人生如梦,去的人已经去了,谁能挡住生死轮回…

回来的路上,走在踏脚里,极目远眺,眼尖的爱人指给坟茔正在北上的山头。

新坟上插着白色的花圈,围着花篮,甚是醒目。

眼望及此,心里便多了一些黯然,都沉默起来。

爱人说:“咱们身边的亲人越来越少了…”

言语哽咽,我也伤感。

板着指头算~想想也是…

下来没车,只好耐心等待垃圾车看顺路捎一段。

车少人少,站在令人捂鼻的垃圾场旁耐心等待。

一辆一辆的车过去,司机挥手遮掩不拉人,也是犯愁起来;我说不行我们就步行下去吧。

说话间来了一辆锃明发亮的轿车停在磅秤房门口,下来几个人。我心里欢喜,却见他们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

车里下来的人中有一位器宇轩昂,打着电话便用眼角看着我们。

我~灰头土脸,带着二饼,一副四不像的样子;爱人看着也是普普通通的妇人装束。

我想也许是看到了这样普通至极的夫妇,也许是看着我们脸上的平和和善意;

那人对着一位年老的司机说:“你一会下去时~把这两位捎上。”

言语透着威严和平和,让我很是感慨感动。

如今的好人很多人不敢做了,怕好意办坏事~惹祸上身。

这时来了一辆大卡,招手间司机便停了下来;

怀着感激之情急急提着一袋的白馍和院子里撸的青菜叶子~几个袋子,手忙脚乱的上了车。

爱人转身对着哪位刚才的好心连声致谢…

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很爽朗。

一路聊着话,已经到了沟口公交车站。连连致谢,目送哪位年轻的司机平和的挥手而去。

心内感慨至极,世上还是好人多,也算吉人自有天相,好人好报吧…

这时才感觉自己已经很是疲惫了,头又开始疼。

这是病了,每逢心力俱疲就会发作。

到了商场,去摊位上看看;似乎又回到铁板烤鱿鱼的时光。

头便愈发疼了。

生活真的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

下班回家,早已沉沉暮色遮掩了苍穹。

草草吃了一碗包谷珍,啾着老家带回来的凉拌青菜~很舒服;

那是一种家乡的味道。一种老宅子的清香,可惜头痛欲裂,精神萎靡。

心里对着那碗青菜说“真好吃,再来一碗吧!”

可惜身体和精神却连连告退了。

爱人在厨间忙着刷洗碗筷,说:“你赶紧回房休息吧”

便不顾及其他,上的床来倒头躺下。

脑子里却满是回忆,满是父亲母亲.的影子;

那些点点滴滴啊~

挥之不去。

完稿于2019年11月20日

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图3)

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图4)

干娘走了,关于福林初试云雨2的介绍(图5)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