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家那个四十多岁的大姑爷死了

08-28 14: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5

村东头,老赵家那个四十多岁的大姑爷死了。

据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们传,说他是因为平日里积劳成疾,累死的。也有说,他是一辈子憋屈死的。更有离谱的说法,说他是一边和村里的刘家媳妇勾搭着,一边还得伺候家里的那个母老虎,精尽人亡而死的。

总之,他是死了,他老丈人哭的稀里哗啦,不能自己,他几个小姨子也哭的死去活来,喊着大哥。

可唯独他媳妇赵大丫,一脸冷漠的看着他的棺材,大骂着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东西活该短命!

生前的他,因为家庭贫困,继母生了小弟弟,而父亲刚巧又在那时得了重病需要钱医治。

十四岁的他就以这样的理由被继母的一个远房亲戚,从东北老家带来河北给我们村赵家养着,说是将来养大了给赵家做上门女婿。

那个远房亲戚说,要想让他做上门女婿,前提是赵家必须给他的父亲拿两万的医药费钱。说的好听是两家互帮互助,说得不好听,就是他继母把他卖给了赵家。有点儿像旧社会的童养媳,只是这次主角是男的。

一来,他父亲拿了钱可以得到很好的医治,身体康复起来。二来,他将来长大入赘进赵家做姑爷,赵家的夫妻老了就有了指望。死后也有儿子可以给他们披麻戴孝,打幡出殡了。三来,他继母的儿子长大后就可以继承他父亲的全部财产,而改了姓氏的他就别想分得一分钱。

他到了赵家,起早贪黑的跟着老丈人种大棚,很是辛苦。每天如此劳累的从地里回到家,却连个饭也吃不好。

因为自家种菜,自然更加体会到每棵菜种出来的不易,所以格外珍惜,希望尽可能的换成现钱。

丈母娘每天,只做很少的一碗菜,一大家子八口人,赵家的五个女孩还小,也都抢着吃那为数不多的一点儿菜。他这个童养姑爷作为外来人,虽然每日种菜辛苦,却不能多吃一口菜!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意思就是男孩子长身体时,饭量大得惊人,快把他老爹都吃穷了。普通情况下,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一顿能吃四五个馒头,或三四碗饭,外加一大盘子菜。而他寄人篱下,自然不会如此。就算是吃饭,还要留意锅里的剩饭是否够家里其他人吃的。如果做的饭少,他就尽量少吃。如果做的多些,他就适当的多盛一点儿,再看看丈母脸色,如果没有什么不悦,便试着再盛些。而菜断然是不敢再吃的。可每日那么重的体力付出,别说一个正长身体的孩子,就是一个每日总干重体力活的农妇,为了补充身体饭量也是大的惊人。而他,却从不敢放开肚皮真正的吃饱。

每天在黎明前,他都会准时醒来,根本不需要设定什么闹钟,那是因为饥饿导致的胃部不适,疼醒的!

每日那么早醒来后,他就开始给院子里的水缸打满水,再把庭院打扫干净。接着他就去抱着柴草进厨房给大家做早饭。等早饭做好了,赵家人才开始起床。他吃完早饭,紧接着去收拾碗筷,就去地里干活。

一到夏天,是他最难熬的时候,以前在东北老家,夏天是那样舒爽宜人,根本不会热上几天。而这里,夏季漫长而炎热。

加上他自己睡在一间东厢房里,本来就闷热,而他的炕头,却是赵家夏天做饭的凉灶。赵家人住的大屋一到夏天就不动火了。赵家整个夏天都在他睡的那屋灶台做饭。

他的炕热的能摊熟几张煎饼。他只能把一张破席子扔到地上,睡了。

半夜热的实在受不了,他就会跑到院里,从大水缸里舀一盆凉水擦擦身体降温。

而冬季,当时农村没有暖气,连生炉子取暖的都不多。所有的屋子全靠柴草取暖。他就得抽空去地里打人家不要的玉米杆,回来给赵家人烧炕。

每次回来,他都累的通身是汗,可一回到自己屋,屋里冷的可以挂霜。丈母娘总说,男孩子火力壮,冬天屋里烧柴火干什么!

他那汗水湿透的衣服,脱下挂在墙皮的钉上,很快就开始冻的发硬了。早上若不抱着衣服在做早饭的灶台前烤一烤,很难再穿上身。除非赶上晴天,拿到太阳下晒两天,才能摸出自己的衣服不是又硬又脆的纸板,而是可以折叠的衣服。这样的境遇还不算最坏的。

待到他成年后,赵家把那个相貌最丑,走路还有点瘸的大闺女嫁给了他。

赵大丫不仅相貌丑,脾气也差,和那个丈母娘很像。赵大丫打心眼里看不上这样一个来自偏远山区的穷小子,而穷小子却记挂着赵家曾给父亲付过两万元的医药费的恩情,婚后不得不更加努力的挣钱养家。对于自己的丑妻也不嫌弃,包容她的一切。

后来,他开始学开车,向来村里收菜的商贩学习,把自家的菜拉到北京的蔬菜批发市场去卖,以此换得高价。

赵家的日子开始好起来。他给老丈人家盖了八间大瓦房,还有一栋挨着大道的二层小楼,可以租给商户,光一年的租金也能赵家老两口以后的日子,衣食无忧了。

他老丈人以前因为生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总觉得在村里低人一等。这下有个能干的姑爷,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有了骄傲的资本。

可是好景不长,他的姑爷和大女儿先后生了三个丫头,也不见一个带把的出来。自然又被人笑话。

原本就脾气不好的老丈母娘很是看不起他。包括他那个相貌丑陋脾气暴躁的媳妇。如此努力挣钱的他,依然没有任何财务自由,所挣的钱全部交给了妻子保管,也换不来一句温暖的话语。还时不时的遭到妻子的辱骂。说他,不能给赵家带来儿子。

这些,他只能默默忍受。好在他的几个小姨子一回娘家,就给他在母亲和大姐面前说几句好话。因为那四个小姨子当初上学的钱,基本都是他挣的。后来她们出嫁,他也没少说服自己的妻子拿出钱,给她们几个置备了丰厚的嫁妆。让她们在婆家很有面子,都有了很好的归宿。这倒让他感到很欣慰。

对于妻子的态度,他觉得或许是自己还不够努力吧。于是他更加卖力的工作。

别人的菜农商贩,都是吃饱喝足午夜动身,在三点左右就到了市里,把菜批发出去,天亮回来前,还要在批发市场附近吃点东西。

而他,为了省下兜里不多的几元,总是在饿极了时,随便拿个茄子,黄瓜的糊弄肚皮。

这时村里有个叫二蛋的,他是个不务正业的混蛋。家里家外一切都归他媳妇打理。

他媳妇也是苦命之人,听说是因为她家穷,大哥总娶不上媳妇,所以就与二蛋家换婚。所谓换婚,就是两家都有儿子和女儿,把女儿一换,就变成各家的媳妇了。

二蛋家也很穷,而且二蛋为人懒散,又爱喝酒打牌。二蛋媳妇一劝他,就会遭到毒打。而且二人结婚六七年也没个孩子,丈夫更是嫌弃她,骂她是个不会下蛋的鸡。她常常是受了委屈无处说,连娘家也不会管她。谁让她的嫂子是丈夫的亲妹妹呢?人家给生了个大胖小子,爹妈都很开心。自然不会为了她一个赔钱的女儿,与儿媳妇闹僵的。

一次,二蛋媳妇被丈夫毒打后,跑到村西的大河边,要投河自杀。被从外边卖菜回来的赵家姑爷看见了。他下水救了她。安慰她好好活着,告诉她只要努力,生活总是有盼头的。

二蛋媳妇因此特别感激他。

后来,他把二蛋家大棚里的菜,也放进自己的车里,帮他家带到北京。而不是坐等北京的菜贩到地头来收菜。这样一来,二蛋家,就可以多出一大部分收入。日子也好过起来。

二蛋媳妇感激他,总想给他一些钱作为感谢。可他说什么也不要。只说她一个女人养家不易,又都是一个村子里住着,拿钱就见外了。

所以二蛋媳妇平日里,就会把家里腌好的柴鸡蛋煮上几个,再做些好吃的饭菜,给他用保温桶盛着,在他来二蛋家地头拉菜时,送给他在车上吃。

时间久了,赵家姑爷的身体竟然不再瘦弱枯干。他的身体变得结实起来,不仅脸色红润,越发帅气起来。

村里人都调侃说,到底是北京大城市养人啊,赵家姑爷总去北京,人都变的好看起来了。

只有他心里清楚,他除了见过北京的黑夜和农贸批发市场,连北京的白天,都不曾属于他,更别提去北京的景点转悠了。只是二蛋媳妇给他的饭菜,却是用心做的。所以,那热乎的饭菜不仅暖了他的胃也暖了他的心!

一次,老丈母娘突发奇想,见电视里的有钱人出去旅游,她也吵着要赵老头带着去。但家里的大棚不能没人管啊。于是全家商量,把大姑爷留下。其他人去温暖的云南过冬天。

那年北方的冬天真的很冷。他来到河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河北的雪,也能如东北老家那样下得这么大。所有的路面,都被积雪覆盖,他开车去北京时。遇见好几起车祸,都是因为积雪被压扁成冰,打滑引起的。他一路上也有两次差点追尾。

那一年,北京夜里的气温也冷的邪乎。他站在农贸批发市场,顶着北风,如刀子刮脸上的肉一样疼。从脚下地面冒上来的凉气,冻得他的骨头都疼,恨不能马上让魂儿出了窍,扔了那具即将冻成冰的躯壳,找个暖和的地方飘着。但菜还得批出去啊,不然放家里非得冻坏了不可。

而他回到家里,地里的大棚上的积雪,还在等他去及时清理。不然,雪压坏了这几个大棚,里面价值十几万的菜就都毁了。

他一个人夜里开车跑北京,白天照顾大棚,一日三餐又没个着落,很快就病倒了。

二蛋媳妇见他那日去地头收菜晚了,打电话也不接。揣在她怀里的煮鸡蛋眼看就要变凉了,她开始担心起来,去赵家找他。

原来他发烧了,一个人躺在冷炕上说着胡话了。二蛋媳妇在清冷的屋里竟连口热水也没有找到。二蛋媳妇心疼的哭了,忙去找了大夫给他看病。之后她每日瞒着家里偷偷的去照顾他。给他擦洗身子,喂他吃药,给他做饭。一连三天都是如此。

在二蛋媳妇的照顾下,他很快康复了。经过这事,他和二蛋媳妇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了。他开始嫉妒起二蛋来。

二蛋媳妇这样的女人,不仅温柔漂亮,还做得一手好菜。更重要的是,她也很能干。那装了八十多斤萝卜的口袋,一口气,她能从自家大棚里,背出六七十袋放到地头上,等他的车拉走。

如果自己娶了二蛋的媳妇,才不会让她这样一个好女人受苦的,他会把地里的活都干了,只让她在家数钱。可那终究只是他的梦,要想成为现实,实在是太难了。

一天,二蛋媳妇说有事要去北京想搭他的车,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一路上,二蛋媳妇冻的不行,问他是不是每年冬天,夜里开车都这样冷。他回答说,以前是很冷,可今天不觉得,因为有她在。

二蛋媳妇看着他,眼中冒着一团火,那是只有青年男女谈恋爱时才有的火。她说,她冷,她大胆的钻进了他的怀里。他把车停靠在一个小路边。

那一晚,结婚快二十年的他,才第一次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男欢女爱。与家里那个整日冷着脸的赵大丫比,二蛋媳妇简直太好了!

偷情这种东西,就像,人一旦染上就会上瘾,想拔都拔不出来。之后,每当二蛋不再家整晚打麻将时,二蛋媳妇就会找机会在半夜里和他一起去北京。

直到有一天,二蛋媳妇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偷偷去一个小诊所做了B超检查,人家告诉她是个男孩。她高兴坏了。把这个告诉他。她决定要和二蛋离婚,嫁给他。他开始也很高兴,可后来又开始担忧起来。

二蛋是个混蛋,根本不会善待她肚子里的孩子。而离婚,他和她的处境岂是跟普通人一样能说离就能离的呢?

他满心郁闷的打电话给东北的父亲,希望父亲能同意他离婚,而换来的却是破口大骂,骂他忘恩负义,不知好歹。日子好过了,有了钱就抛弃发妻,另寻新欢。当初家里那么困难,人家收留了你,还给家里钱让你父亲看病,你现在看上其他的漂亮女人就想离婚,简直是丧尽天良的畜牲!如果你敢离婚,作为父亲他是绝不会同意的!若将来赵家把你赶出来,作为父亲也是绝对不会收留你的!

他郁闷的关上电话,心想,不只父亲不希望自己回去,那个继母和弟弟更不希望吧?

尽管他手里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存款,一旦离婚,那个粗暴的妻子估计会让她净身出户,别说存款和房子,和拉菜的小卡车,就是地里的大棚也不会与他再有半点关系。可自己还有勤劳的双手啊,只要自己努力,未必不能带给二蛋媳妇幸福,他是多么希望能给二蛋媳妇母子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啊!

他鼓起勇气,向赵家摊牌,不出意料,得到了妻子和丈母打骂。那几个小姨倒觉得他为赵家付出了很多,就算是还账,也早就还清了。对他提出离婚,没有反对。赵大丫和几个妹妹也因此结仇,吵闹起来。

而他的三个女儿,却也怨恨的看着他。说他有了别的孩子,不要她们几个了!

他看着三个女儿,有了几分不舍,而自己却找不到一条出路。

二蛋媳妇与丈夫摊牌时,也体会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父母埋怨她,嫂子骂她,丈夫毒打她。

更悲剧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是个男婴。二蛋媳妇疯了,成天抱着个枕头满街跑,说她不是不会下蛋的鸡,她会生儿子了。

赵家姑爷看着一团糟的生活,开始整日整夜的抽烟,喝酒。没几天,人就不行了。

他死后被埋在村子集体的墓地里,二蛋媳妇疯疯癫癫的抱着枕头,总跑到那墓前,扯着嗓子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媳妇

古人称子女为“息”,子妇故称“息妇”,后写为“媳妇”,仅指“儿子的妻子”,中国所有地区保留古意,“媳妇”的含义是儿子的妻子。(详见《康熙字典》)媳妇(普通话xífù):现代汉语词典中对自己儿子的妻子的称呼。儿子的妻子却有多种称呼:媳妇,儿媳,半女,新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