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秋风悲画扇

08-28 15: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3

连日的风吹雨打,退去了岭南的酷热,终于迎来了秋高气爽的早晨。清脆的鸟鸣,将丹桂从沉睡中唤醒,院子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枫叶也华丽变妆,片片殷红,色泽艳丽。几年前种下的蒲葵树,我习惯称之为扇子树,如今已经挺拔高大。错落有致的扇叶,将霞光切割得线条分明,有如渔翁的蓑衣,捍卫着树下的荫凉。微风乍起,晶莹的露珠,携带着秋天的和煦,沿着青翠的扇径,汇聚到倦怠的叶尖,飘洒在迎接的含羞草上,乐得它们纷纷闭叶垂枝,饱满的吮吸着扇叶赋予的秋日私雨。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1)

这些含羞草,不知从何处来。有道是物竞天择,它们间或的分布在蒲葵树周围,生根发芽,开花结籽。或许是因为饱受酷暑的煎熬,难得今日的秋光融融,含羞草很快就枝叶重振,仰望着高处的扇叶,期待下次的甘露。

同样仰望这些扇叶的,还有树下的我。点滴的露珠,落在泥土上,土地被今朝的秋色浸染。落在我心里,思绪被往日的充满。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2)

炎热的夏天,母亲通常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一手环抱着我,一手轻摇着扇子,微风带着她重复的儿歌,一阵阵拂面而来,之后我就睡着了。醒来后,看到母亲斜倚的门框上,汗水浸透了对联的墨迹,原本褪色的纸,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殷红。纸屑粘在母亲背后的衣衫上,她抱着我,站起身,挥一挥手中的扇子,朝背后有力的拍打几下,不待碎屑落地,便又开始了新的劳作。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3)

年复一年的夏日,母亲用扇子为我驱蚊纳凉。多少炎热,被母亲耐心的扇走;多少蚊虫,被母亲坚决的驱赶。母亲的双手轮换着摇扇,把她的慈爱融进扇子中,呵护着我的成长。

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31.5元的月工资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母亲不得不节省着过日子,买一把新扇回来,她通常都要用布条沿扇子的边缘缝上,说是这样耐用,不容易坏。母亲在缝边的同时,也把勤俭持家的美德缝了进去。

扇子坏了一把把,扇子缝了一把把,扇子换了一把把,母亲始终挥洒着她的爱,让我既感到凉爽,又倍觉。就这么摇啊摇,摇过了每一个酷热的中午,摇过了每一个难眠的夜晚。摇过了幼年,摇过了童年和少年。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4)

动图

直到八十年代初,因为面临高考,我住校了。就在那个端午节,母亲一早赶到了学校,出现在我的面前,手里的提篮用扇子覆盖着。那是我熟悉的扇子,边缘的布条因为掉线有些脱出。母亲一边拿起扇子,一边兴奋的说:我给你包的粽子,叶子是我昨天下午专门去剥的,差不多都是宽大的叶子,河边上的叶子太小,我没要。还有你喜欢吃的咸鸭蛋,也是我半个月前腌的。今天早上才煮的,新鲜。”我接过提篮一看,咸鸭蛋在上,粽子在下,整齐有序的排列着。母亲接着悄悄的对我说:端午节吃粽子,高考一定能考上!”我听着母亲的话,面对充满期待的眼神,想到她涉水深处剥取粽叶的情形,五月河水的寒凉,打我的眼眶,手中的提篮沉甸甸的。

临别时,母亲指了指手中的扇子,对我说:等你七月份高考好了,你要帮我穿穿线,我把这里的布条缝上。我现在眼睛老花得厉害,穿不进线。母亲的身影逐渐远去,伴随她的是那把老旧的扇子。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5)

果然,那年我如愿的考到了外地。也是在夏天,母亲为我送行。

她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饱经沧桑的脸上容光焕发,释放着久违的开心。一路上,她高举着早已缝好的扇子,为我遮挡住耀眼的阳光,直送到我上车。车子开出后,我看到母亲还伫立在那里,目送着我的远去,手里的那把扇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6)

几年之后,有了电扇,有了空调,母亲再也不用为扇子缝边了,但她还是喜欢拿把扇子,时不时拍打拍打,算是休闲。只是她原本乌黑的头发,也逐渐被岁月染成了花白。

每当我夏天回去看她时,等候在路口为我拍去异地尘土的,一定是她和她的扇子;离家时,送行到路口为我捎上亲情和叮嘱的,也一定是她和她的扇子。

我到了南方工作之后,母亲去了美国。她又有了新的牵挂,希望我尽快成家,不再漂泊。电话里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找对象,要成家。

直到我封妻荫子,母亲又回国帮我照料小孩。给我的孩子送来夏日抚慰的,还是她的扇子。

何事秋风悲画扇(图7)

后来,母亲驾鹤远行,任凭秋风悲画扇。我也就成了远山的候鸟。

如今,家乡经过多年的拆迁,早就面目全非。原来那条生长粽叶芦苇的小河,已被填平盖楼。余光中先生的乡愁是一枚邮票,我的乡愁是一把扇子。

于是,有了院子之后,自然就种上了扇子树,扇叶则成了母爱的象征。

漫步在花团锦簇的院子里,沐浴在为霞满天的晨光中,面对满园的秋色,我唯愿成为扇子树下的含羞草,在硕大的扇叶庇护下,免受似火骄阳的直晒,无惧的袭扰。不管季节变化,无论风云变幻,母爱都在身边。

扇叶,我心中的敬仰,最美的风景。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扇子

扇子是引风用品,夏令必备之物。中国汉族扇文化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汉民族文化的一个集成部分,它与竹文化、佛教文化有着密切关系。历来中国有“制扇王国”之称。扇子史传上最初称为“五明扇”,据传是虞舜所制。晋代崔豹的《古今注·舆服》记:“五明扇,舜所作也。既受尧禅,广开视听,求人以自辅,故作五明扇焉。秦,汉公卿,士大夫,皆得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