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8 14: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49

伞(图1)

今年秋天雨多,见云就有雨。我虽然喜欢种庄稼,但是不喜欢下雨。我这辈子可能是旱魃转生的,就是见不得下雨,遇着阴天和阴雨连绵的天气,身上的衣服潮潮得,又湿漉漉的,裹在身上很是难受。就是不下雨的阴天,连空气都带着雨气,晦雨的秋季,时常出门就是忘了带伞。

伞(图2)

我没有买过伞,家中仅有的一把伞,还是妻浪娘家时,遇雨买的。这把伞已有三十多年岁月了,还完好无损。就是它那个油布上的漆,脱落的东一片西一块,像秃子头上的疮疤。它的骨架用得钢支,和现在的摩托车辐条一样粗细。过去的八十年代,人们还不会制假,有些东西久经耐用,这把伞就是那时侯的产物。样子不是很漂亮,但它就是耐用,直今完好无损,只是掉了点漆而已。

有几次我看见它有些碍眼和陈旧,想把它扔了,妻就是不同意。即便把它放到不显眼的角落,无意中还是会看到它。

伞(图3)

记得去年给玉米灌水,恰逢雷雨天气,又是夜间。只见西北方的夜空,黑云滚滚,不大功夫狂风大作,把掌大的雨点夾杂着拇指般大小冰雹,搂头盖脸的打来,幸亏了妻的那把伞。当晚接水时天气阴沉,临走时妻顺手带着她地那把伞一起到田里的。

田里淌水,那怕就是天上下刀子,你也得老老实实的挨着。这好像是往上送水的地方,西固海黄河扬灌站的人,给定的铁律。因为扬灌往上送的黄河水,是一级一级泵站,用电带动水泵抽上来的。

从淌第一次的水开绐,日日夜夜一直轮灌到,庄稼收割为止。当然我们的灌水,是按小时收费的,这些暂且不提。

伞(图4)

就说那晚的雷雨吧,老实说那场雨,是我多年来第一次遇见的特大暴雨,也是我有生以来从未遇见的雨天。如墨似的苍穹,黑云翻腾,雷声滚滚。劈哩拍啦的闪电,刺的我眼睛生疼,雨点打在身上拍拍作响,在加上冰雹,真如人间地狱一般,惊心动魄。像石头似的冰雹打在身上,生疼难忍。仿佛在抗日上遭了日夲鬼子机枪子弹的袭击,苦不堪言。我们只有挨打的份,根本没法还手。夫人的那把伞,只遮住俩人的头和肩,其它地方毫无遮拦,我只好抱着妻蹲了下来,这样挨打的地方,也就少了须多。

这怪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只维持了二三十分钟的时间。我忍着身上的疼痛,打开手电,细细看着地里的玉米苗,现在只剩光杆,东倒西歪,一尺多高的幼苗,打的也就只剩半截了。这老天,真是刀刀见血,雷厉风行。看着天边远去的黑云,真是有苦也沒地方去说,我有些痛狠这暴雨和黑夜。

伞(图5)

我们前世今生,沒有干过亏心事。只是种了点地,自食其力吧,为何这种惩罚,偏偏落到我的头上,是不是有些过了,我实在无法接受。

更可狠的是,妻身上伞没遮到的地方,红肿青紫。密密麻麻一片,疼的她呲牙咧嘴,情形非常凄惨。我虽然也疼,到底是男人,皮粗肉厚,打上只觉得疼而已,在无其它影响。

那晚幸亏了这把掉漆的伞,因为有了它,我们的头和肩,免受了一场灾难。当时我就想着,俗世的人,是不是人人都带一把伞,伞能挡雨,又能遮阳。人间的是非曲直是否也能挡挡,生病受罪也能拿伞遮遮尼,这些怕沒人知道了......

伞(图6)

伞,很普通的用品。用不着它的时侯,把它丟在那个不显眼的角落里,任它灰尘满 身,一般无人问津,只有雨天和太阳暴晒的伏天,人们才能想起它的作用,要是遇到冰雹临头,人们才会从心底里,感激它的伟大。

自从经理了那场暴雨以后,我的心里常常装着一把伞。伞在我心中成了一种寄托,也成了一种向往。伞,不但给我遮挡人生的风雨,也给了我一生的眷恋......

伞(图7)

快乐可以像伞恣意的撑开么?

悲哀可以像伞任意收拢么?

可以随意买一把新伞,丢弃这把旧伞么?

一把伞用好久,既舍不得抛,也不会去买什么新伞了。为啥尼?救命的这把伞虽有些陈旧,但还能用。再一个就是我也老了,以后的风风雨雨,就让这把旧伞,和这位老人相映成趣吧,因为他们都老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冰雹

冰雹(Hail)也叫“雹”,俗称雹子,有的地区叫“冷子”(如徐州),夏季或春夏之交最为常见。它是一些小如绿豆、黄豆,大似栗子、鸡蛋的冰粒。当地表的水被太阳曝晒气化,然后上升到了空中,许许多多的水蒸气在一起,凝聚成云,遇到冷空气液化,以空气中的尘埃为凝结核,形成雨滴,越来越大,多了云托不住,就下雨了,要是遇到冷空气而没有凝结核,水蒸气就凝结成冰或雪,就是下雪了,如果温度急剧下降,就会结成较大的冰团,也就是冰雹。中国除广东、湖南、湖北、福建、江西等省冰雹较少外,各地每年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雹灾。尤其是北方的山区及丘陵地区,地形复杂,天气多变,冰雹多,受害重,对农业危害很大。猛烈的冰雹打毁庄稼,损坏房屋,人被砸伤、牲畜被砸死的情况也常常发生;特大的冰雹甚至比柚子还大,会致人死亡、毁坏大片农田和树木、摧毁建筑物和车辆等。具有强大的杀伤力。雹灾是中国严重灾害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