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李老汉去狗肉馆找找,原创

07-25 15: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4

让李老汉去狗肉馆找找,原创(图1)

等李老汉给老伴擦完脸,想把乐乐叫回来的时候,乐乐却不见了踪影,李老汉惊出一身汗,急忙告诉老伴一声,出去寻找乐乐。

乐乐是上周大儿子两口子送来寄养的。头天晚上,大儿子打电话过来,说是要到海南度假,把乐乐送过来寄养。大儿子几年前在那里置办了一套八十多个平米的房子,这几年小两口子每年都去度假。说是小两口,其实也是近50岁的人了。第二天一早,大儿子两口子就过来了,儿媳妇怀里抱着乐乐,一口一个儿子地叫着,叫的得李老汉心里直起鸡皮疙瘩。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儿媳妇,在李老汉的心里却又像是稀客一般的感觉。两口子轻易不登门,一年似乎只有几个节假日才回来吃一顿团圆饭。

李老汉有七个子女,三个闺女,四个儿子。三个闺女经常回家,四个儿子只有大儿子住在身边,剩下三个离得百八十公里,回家的次数一个比一个少。

大儿媳妇把乐乐放在床上,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儿,和三百块钱递给李老汉,说:爹,这是我给乐乐列出的食谱和日常注意事项,上面记着乐乐喜欢吃的食物和放风的时间,这300块钱,是这个月乐乐的生活费用。大儿子拽了拽媳妇的衣角,儿媳妇把纸片和钱放在床上。李老汉的心里像是突然被人用重锤击了几下,脸上的肌肉就跟着抽搐了几下。大儿子走后,李老汉看了看儿媳妇留下的纸片儿,上面写着:

每天鸡蛋一个,早晨吃;鸡肝和猪肝,各一两,早晚吃;骨头汤一小碗,每天一次;每天吃一个苹果;每周洗澡一次(应该是三天,三天划掉了,改成了一周)

李老汉的眼窝涌现出一层水汽,眼角湿润起来,把头一低,偷偷拭去。两颊的肌肉又抽搐起来。

就这样,乐乐被大儿子两口子寄养在了老汉的家里。

2、尽管才短短的几天时间,但是乐乐这个也给李老汉及老伴儿带来了很多意外的快乐。快乐来自于乐乐孩童般的天性。乐乐经常在床上一蹦一跳地玩着一个皮球,经常对着皮球吠吠几声,给老伴带来了很多快乐。老伴经常用那只能活动的左手拿着那个皮球把它藏起来逗乐乐玩,看着老伴儿脸上难得一见的笑容,李老汉既快慰又心酸。

李老汉疯了似地寻找乐乐,但是全无音讯,大姑娘在复印社复印了寻狗启示,贴在李老汉家的附近,上面留了电话和承诺的酬金,也是没有音信。

老伴一个劲儿往外撵老汉出去找,说是把乐乐丢了,儿媳妇回来肯定会翻脸。期间,大儿子打回来几次电话,也是询问乐乐的情况。乐乐丢了这几天,每次接到大儿子的电话,李老汉心里就冒出无名大火。

天闷热的像个蒸笼,李老汉就像是用死面蒸出来的一个馒头,被蒸的干巴巴的,却还冒着热气。李老汉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光头沁出油汪汪的汗珠。李老汉单手擦拭着流淌在眼眶上的汗珠子。突然,一阵闷热的风拂过光头,李老汉抬头望去,西北方向乌云密布,正朝着这座城市漫卷而来!

乐乐蜷缩在狗肉馆门前的一排铁笼子里,如俎上之肉等待着下锅。雪白的毛发脏兮兮卷缩在一起。李老汉急吼吼地叫了一声—乐乐!”乐乐看到了李老汉就在笼子里转圈,嘴里呜呜咽咽地叫着,爪子用力挠着铁笼子,两只黑葡萄一样的黑眼珠竞流出来眼泪,似乎在说:救我出去,救我出去!”李老汉叫出狗肉馆的老板,告诉他乐乐是他丢失的狗,老板不屑地瞥了李老汉一眼,说:

我不管是不是你的狗,这是我花钱买来的!

李老汉说,你看它想跟我回家呐!

老板说,到这里的狗都想活命回家!

李老汉说,你花了多少钱买的,我买回去

老板斜睨了老汉一眼说,你知道这条狗的价钱吗?这可是正宗的博美犬,这样的犬卖给有钱人少说也值几千,烤了卖肉吃,也值几百元,你能买的起吗!

李老汉说,你这不是讹人吗,我家里的狗卖我几千?”你不还给我我告官去,官不管,我豁出命去,不让饭店做生意”

老板看着被气得浑身哆嗦的李老汉,到真的担心老头搅他的生意。说:算了,算我倒霉,不和你个老头儿一般见识,你叫它一声爹,它答应了我就还给你!

李老汉沉默了一会儿,一跺脚说:的,你说话算数”老板说,算数!”

李老汉身子哆嗦着,脸色铁青,在狗笼子前来回踱着步,良久,他用手狠狠地煽了自己一个嘴巴,对着狗笼子里的乐乐,大喊了一声:

爹—

爹字未歇,凭空一声炸雷,风裹挟着豆粒大的雨珠顷泻而下。雨滴砸在地上,击起一股股尘烟。少顷,城市就被裹在暴风雨中!

许是被这一声霹雷吓着了,乐乐在铁笼子里汪、汪、汪叫了三声。

李老汉回家就病倒了。

3、一个月以后,大儿子两口子度假回来了,第二天就来到李老汉家里取回乐乐。乐乐在两口子面前一个劲儿地撒欢,立起后腿向着儿媳妇作揖,儿媳妇心疼地抱去乐乐,一口一个宝贝儿子地叫着。

两口子临走,大儿子摸出一百元钱递给李老汉,说:爹,这是上个月和这个月的份子钱,一并交了。这份份子钱还是李老汉的大儿子结婚以后李老汉定下来的家规,以后其他儿女结婚后都照此执行。但是,自从老伴病倒以后,要不是三个姑娘帮衬照应,单凭李老汉的退休金,早就入不敷出了。

李老汉没有接大儿子的份子钱,他噗通一声跪在大儿子两口子面前,对着乐乐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大儿子吃了一惊,急忙拽着他,急惶惶地说:爹,这是怎么了?

李老汉指着儿媳妇抱在怀里的乐乐说:因为它是我爹

简介:一间茅庐,吉林人,曾用名西柳”生于1963年。青年时代喜爱文学,并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创作纯文学小说,因写作上不能与时俱进”在大多数作家、开始创作民俗”通俗”文学作品期间掷笔至今。

写于201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