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

07-07 23: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79

作为一名急诊科医生,自命医学视界见识还算了得,认知维度和疼痛耐力不俗,加之一向淡看生死,在悟道与求知的世界里想了”一个知行合一”经脉疏通,故看病之事应可坦然处之故自不在意。能医不自医”原本是对医患角度互换的思维认知盲区的玄学解读,但角度的切换往往夹杂着薛定鄂的猫”里量子纠缠效应,以为可以缠绕,实则皆有定数。带着对自己的误读,住进了老同学所在的肛肠科,细数发病种种原因(大约还是自己的不自量力吧)一直耽搁了大半年,从起初的疥癣之疾到难以启齿和忍受的刮股之痛,历经此间种种,重悟医患之间的角色分工、疾病视角,结果诉求,颠覆了三观,有了别样的认知维度。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1)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2)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3)

第一天,5月3日 星期四 住院第一天

五一长假过来,上的囊肿时轻时重,话说此囊肿扎根在上已有大半年,具体时间此时着实记不起来,大概和骑自行车压迫摩擦有关吧!骑自行车的初衷本来一是和不方便的上下班条件赌气,二是我恣意独行的个性非常厌倦和大爷大妈小盆友们扎堆抢公交,三是同事们都拿减肥说事,实际上在骑行一月后我已经深刻了解,骑行减肥根本不靠谱,但帽子好带却未必好摘,就自当是为了减肥找个猪脚吧!不过我肥硕的也为了此次手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早上下社区,坐在那补日志,疼的如坐针毡,浑身难受直冒冷汗,临近中午11点,看看小吴她们忙的无暇管我,直接省略打招呼环节,默默的下楼闪人,车停在楼下,晒得发烫,坐进去一股暖流自后门直灌任督二脉,脑门上瞬间汗如雨下,疼痛大减,稍等片刻,开车直奔中医院。

老葛同志不在,吴大夫在写病历,吴大夫原也熟识,老葛交代好的直接开住院证办手续,原本和老葛说好手术已久,因为我科里人员一直不够,日常工作繁杂,没有时间长住,打个时间差,周四住院,周五手术,观察几天,周一周二出院,把工作的影响压缩到最小,本来也不是什么光荣正确伟大的病,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想到这里我是不是中了抖音的毒了????????????,吴大夫开完证,说来都来了,我摸摸吧!”囊肿表面是三天前带女儿玩时路走多了,磨破了,不动还好,一动钻心的疼,吴大夫越摸越迷惑,感觉向下走了,从3点方向一直到了12点向上到5-6点方向转向下拐弯了,whatwhatwhat可能是鉴于同行的先入为主的猜测,他也没有说漏,但我的心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详。做个B超吧!临近中午下班到B超室门口,医生不想给我做了,我抬出同行的身份认同感,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小探头在肛门附近皮肤上来回转动,深压,阵阵胀痛自下而上像重锤猛击着我的脑子,与此同时她不停的向助手报告着的参数让我更加不安,像鞭子一下一下抽打着我的脑子,长10cm,最宽2cm,内口据肛内0.5cm????????????作为一名医生,深刻体会到这意味着什么。彩超单报告:肛瘘?从医生的角度理解?”绝对是”的概率远大于否”????????????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4)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5)

第二天 5月4日 星期五 手术日

昨晚八点回到医院备术,麻醉师已经来过,没找到我,老吴让我去麻醉科找麻醉师,麻师知道我是医生,简单的交代,我说都是同行,了了,直接签字!

昨天早晨的阴霾经过一夜的淡化,烟消云散,自诩佛系医生”不是白来的,大概是母亲的故去,影响了我的三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看一切,笑对人生,早晨6点,护士挨个叫患者依次进去灌肠备皮,轮到我时,虽然常年工作在医院,但光着在女护士面前,却始终是有些难为情,肛管插入肛门的一刹那,肛门不自觉的还是感到一阵一阵痉挛,剃刀游走在肛周时,莫名的恐惧,让我一阵阵的夹紧了后门,年轻的实习护士还在不停安慰我不要紧张,年纪大的护士则厉声呵斥,此刻深深的感觉到患者的不易,刚刚还对夜班护士繁重工作一丝丝同情瞬间大打折扣。

得益于老同学的照顾,我有幸被排在第一个手术,因为灌肠备皮的不顺利,落到了第二位,刚好老婆来的迟,手术室门口遇到正要进去的我,彼此确认了一下眼神,我就被推进手术室倒不是因为我们夫妻关系不睦,一来女儿周末课业繁重,二来我对病情的不以为然,不让她来,自认可以承担一切,就连术前麻醉签字也是我一把承包。这是第二次进这间手术室,十年前的病疼生生的折磨了20多天,活到时至今日,两次手术皆与此结缘,是宿命吗?

由于同学的安排由麻醉科主任亲自麻醉,麻醉非常顺利,片刻就感到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被的感觉瞬间让自尊心降到冰点,这也是我不愿在本院手术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留一点虚荣的羞耻感掩藏在彼此直面的高大全形象里吧!没想到巡回护士居然曾经是我们医院的,奈何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作为医者躺在手术床上还要没羞没臊的和大家故作镇定的插诨打科,以期达到减压减疼的作用,手术的不顺利,自开始就隐约有感,但心中的侥幸又像患者一般,不停的拿理想信念世界观等正面素材鼓励自己,原本预计的30分钟手术做了2个半小时,痔瘘手术于患者而言,部位隐秘,痛觉敏感,心理恐惧甚大,而医者而言,手术难易程度虽远不如神外,心外般在普世大众心理那么高大上,但对医生的细心耐心心要求却分毫不差,术中的多一点损伤都会为患者后期恢复中带来巨大的痛苦。老葛仔细的帮我剥离着缠绵而凌乱的囊肿和瘘管,口子越开越深,创面越展越大,我不停的询问老葛通了没通,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挂线是肛肠科最残忍的治疗方式之一,利用皮筋的缓慢切割作用,将瘘管切开,达到慢性畸形愈合达到治愈的效果,极其痛苦,恢复过程极其漫长,预后还可能不好,万一失禁如何,不吝于酷刑折磨,我能感到老葛的紧张,老葛也能感到我的不安,老葛慢慢的正本清源,一丝一丝的剥离,我能听到电刀丝丝的电流声,和空气中我的皮肉灼焦胡臭味。美兰老葛吩咐护士说,我知道这意味这什么,这是外科和介入科寻腔的常用示踪剂,通了吗?我问没有,但是内口很深,也算肛瘘,据肛门7-8cm,据直肠壁不到半厘米,已经纤维化了,还需要按肛瘘处理我紧张的问不用挂线吧不用,但你的创面又大又深,恢复期会非常长我说大概要多长?老葛说一个月吧!也不一定有些人长些,有些人短一些。我的天呐!岂不是要请长假了,如果休息用作游玩,还罢了,不是以这种方式休息,总叫人无奈,而且不甘。术后创面总长20cm。可能是手术的时间有点儿长,暴露在手术室冰冷的空调中,回来我的鼻子开始齉了,双腿麻木都不像是自个儿的,大约两小时后,麻药逐渐散去,是觉得后门处火烧火燎夹杂着阵阵刺痛,被子很快湿透了,但创面的疼痛似乎可以接受,但老葛的话却让我百爪挠心,比疼痛更难忍受。请假!请假!请假!

中医院的肛肠科全区痔瘘界第一,床位也紧张,本来是三人间的房子,加到了挤挤巴巴的四人间,而我睡加床,想想全国的医院都是如此,也没什么,大家在一起反倒热闹,痔疮肛瘘本来是难言之隐,但当所有病区的患者都是一般病情时候,大家的一点点羞耻感被统一撕掉,反倒变成了快乐的集体,不像有些慢区,进去查房看到的多是慢性身心疾病造成的阴郁和互不相干的冷漠。

临床曹亮,一个热情开朗的89后小伙子,走村串巷了打听着所有每一位患者的病情,他大概是把病房里所有的患者的病情底细都摸透了,你没有谁谁谁重等等,他不时的宽慰大家没事儿,并言之凿凿的预测着大家每个人的刑期轮到他换药时,却也是捂着,哭丧着脸,腿劈的像个弹弓叉子一样爆菊而回。

中间床的病友张峰大抵和我年纪相当,少言寡语,他也是今天做的手术,不同的是他症状略轻,是在换药室局麻做的血栓性外痔,我俩不时附和着曹亮的励志故事和搞笑换药段子,舒缓着彼此紧张和痛苦。

一床的病友今天是最后一天换药,明天出院,看身量和我相当,不同的是他有股包工程生意人的土豪气息,相比之下我自认为还略带几分书生意气吧!一听我是医生,不停的狂笑医生也得烂钩子病,医生也得烂钩子病好像在我身上找到了肥胖痔瘘病人的道德底线,为自己的生活放浪找到了继续挥洒的注脚,诚然我也算快意吃喝,不苟自律之人,但单从个体发病机制来讲,自认还是和他有些区别的,既然来到这里,显然语言是苍白的,也就一笑而过吧。痔瘘病人的通病是愉悦的前门,祸害了后门,一旦到了这里首先要管住嘴,少吃的概念一在于对过往不忌吃喝放纵口腹之欲的自我警示和牌坊式的控欲惩戒,二还在与少上厕所,以免增加不必要的出口贸易渠道不畅的痛苦。按曹亮的说法,到了这里,每天就是这几个流程,洗沟子,晒钩子,晾沟子,烤钩子在加上管住嘴饶了钩子吧!不过话说中医院的痔瘘流程确实优质,把如此痛苦的救治过程设计的着实人性化。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6)

第三天 5月5日 星期六 术后第一天

庐山真面目

一天不敢动,动则自下而上的剧痛甚至放射到了半边身子,勿论各种姿势,只能得到片刻饮鸩止渴般松快,六小时一片的止痛药,让我痛感大减,早晨起来绕着床边走走,缓解一下腰酸背痛的疲累,老葛发短信说要来亲自换药,心中甚喜,十年前的痛苦记忆犹新,犹如酷刑的体验让人不由竖毛,一切还好,不知什么时候起,自认为我的知行合一应该是思想和肉体的合一吧,痛或不痛全在思想,不知自我精神麻醉的作用巨大,还是老葛手法精湛,除了些许的撕拽感和针刺痛,其余无他,以至于曹亮看我漫步回来,满目崇敬,把我的光荣换药史在病房里广为播撒,但确实我没感到多疼。

临近中午白主任和护士长、涛涛、大舅哥陆续来探望,带来了大家向我致以了同志般最真挚的问候,让我感到无比温暖,坚定了抗击病魔的无比决心。 因为痛感不强,思想上放松了警惕,不记得管嘴,加之外母精心烹制的饭菜可口,下午饭吃了不少,加上水果酸奶零食什么的,塞了一肚子,也为后面病情演变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下午三点左右让老婆揭开被血渍浸透的大块敷料换药,顺便拍照留念,肛周12点到4点10cm缝合,4点到肛门口到6点的边长5cm左右三角形缺损,内部充填紫草油纱条,深度看不清,据老葛说深5cm,老婆看完都不忍下手。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7)

第四天 5月6号 星期天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早晨起来,肚子胀痛,可又不敢上厕所,平躺可缓解部分里急后重感,肠鸣音不断,早晨乔老爷恰巧和老葛碰到一起,老葛除了专程给我换药,还约定和老婆一起看我,老葛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我的同情和多年同学的关爱,推己及人,为同学做手术有着比为旁人做手术更大的思想压力,加上我的创面又难缠,预后时间又长,心里总是不舒服的,大概是医生们普遍的职业本能,多年来每每遇到病情复杂,预后不好的患者,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涌起一种怜悯和自责,哪怕他的病情原本与你就无关,蒯同学(老葛的老婆,也是我同学,妇产科医生)临时急诊手术,没来成,医生的工作总是不知何时未知的工作就会降临,理解。

昨天的不节制,直接带来今天的麻烦,下午第一次出恭,肛门的不规则痉挛收缩,牵拉着创面内收,阵阵绞痛,大概肾绞痛和分娩的绞痛也不过如此吧,以至想象上厕所,都会条件反射般痉挛抽疼,一直持续到便后2小时加上敷料的污染,折腾了半天才停当。心下暗自立誓,少吃少吃少吃。晚上中床的张峰因为病情较轻,出院回家了,老婆也回去管宝贝去了,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曹亮,曹亮一如既往的热情,帮我翻身,替我倒水,一如既往地的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倒缓解了不少无聊和疼痛,这一夜我们都睡得很迟,他是在无聊的玩手机,而我,却是肚子难受。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8)

第五天 5月7号,星期一 大查房时的大出血

一夜无事,早起第一时间放空肚腩,按曹亮的肛肠科流程顺利路演,八点左右,些许吃些早点只待老葛带三军部队过来检阅,在楼道里和几个病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突然感到湿漉漉的,心里暗骂不会吧,马上查房了,还洗不干净”脸一热,第一感觉冲进病房卫生间,一扭头,后面是红色的,是血,莫名其妙的出血,瞬间感觉一股热流自后门顺着大腿倾泻而下,一下到了拖鞋里,多年的从医生涯对各种出血倒也司空见惯,并无太多感觉,但遇到自己剧痛无创面,还是懵了,此时曹亮也看到哥,你咋啦”好像是钩子出血了”我说,曹亮一边扶住我说哥,你不要紧张,慢点。”一边大喊护士,护士,赶快过来看看啊!”此时正是病人在楼道集聚的时候,我瞬间成为全肛肠科的焦点,大家簇拥着我夹到换药室床上,湿透的裤子粘在腿上本来也没感到怎样危险,看到大家关切而恐惧的神色,我这个久经沙场的老也即刻肾上腺素爆棚,心动过速,大汗淋漓,只感到我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老葛和老吴带着一群医生冲了进来,扒下我的病号裤,本来还想遮掩一下,无力感让我动弹不得,霎时间一股钻心的剧痛自后门传来,耳边听到的是啪啪啪的止血钳的夹闭声,我想喊,但不知为何又忍住了,咬着牙闷哼了几声。我强忍着剧痛,扭头看向老葛,只见他正拿着铁锹把粗细的肛门镜向我的后门去,心里一抽,头低下,把手攥紧,扎液体”一名护士厉声喊道,实际上我疼的双手已经攥的脱力了,局麻,局麻”不知谁喊了一句,此刻已经感觉不到针头入肉点感觉,眼前一片恍惚,眼镜片被呼气或者是汗水染花了,身不由己的无力感任人摆布。局麻不行,血管破了,上手术室”隐约中听到老吴摔门而出,不一会,好了,往下推”感到身下大把的尖利的器械裹挟着纱布之类的向上顶着,潜意识里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全身黏糊糊,一种濒死感油然而生,我这就是我认知中的休克吗?不知道。一群人簇拥着我进入手术室,慌乱中液体不知什么时候穿了,手鼓了一个大包,手术室的护士迅速给我建立了另一路静脉通道,上胶体”一大瓶不知什么液体灌了进来,麻醉师给我伸过了麻醉面罩给我,身为急诊科医生的我深知气管插管的痛苦,我不想插管”不是,给你吸氧”出于职业恐惧,我对吸氧面罩无惧怕,半淹着面罩吸氧,身体的瘫软让三天前的顺畅一针变得无比不顺,几个麻醉师护士和医生板着我摆放体位,不知道三针还是四针,终于腰麻打上了,翻过身时左腿麻木程度刚好,而右腿却毫无知觉,貌似肌力全无,这一刻我脑海里跳出一个词全脊麻”此处无贬损麻醉科医生之意,在危机时刻,患者毫无依从性将导致任何操作难度倍增,而这恰恰是普通患者难以理解的,就好比哭闹的孩子焦灼的家长带给护士的只是压力和难度。老葛他们紧张的在下面探查着止血,而我内心却暗自涌上一丝落寞的暗伤,不是疼痛,而是瞬间的濒死感让我想起了许多许多。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注意力转移的原因,身上渐渐不那么冷了,老葛说:是瘘底的一根较大的静脉破了,可能是电凝的血痂脱落了,已经结扎了没事了”我问刚刚多长时间”半小时吧。估计出血有300ml。”老葛说。我暗自思索着半小时,半小时”可我感觉像半个世纪”身体被悄然放空。事后想想,估计我也是被群众们复杂的联动情绪和疼痛吓休克的吧!

另外说明,此种情况在各类外科手术中十分常见,多发生在术后3~4天,与大血痂没有长牢固,血管压力增高冲破有关,我的情况可能与大便盆底压力增高有关,也和自己不节制饮食有关,另外最近一直在服用梅花点舌丹,是否与其活血机制有关,不详。

个人感悟: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个中感受不一而论,尊重医生,自律管己视为病家本分,但用心理学意义解释,从马斯洛五个心理需求层次来论 医患关系的需求层次角度不同,错位的心理需求层次可能结果导向可能大相径庭,不论我们的团队亦或是我们面对的患者群体,皆可如此层次需求视之。

作为医者唯有不断提高认知维度,方可不断进步扩大对患者的心理需求面的适应度。

此与医者所处平台倒并无绝对关联,大医院亦有庸碌不堪之辈,小医院不缺认知通达的高才,如老葛,如我院老张大夫。

古有:痔瘘之疾本非疑难复杂之病,素有十男九痔,十女十痔”之说,因其常见,且患病部位隐晦,故多不重视,不到疼痛难忍,极少有人就医,近期在就诊过程中就发现了几例过往诊断为痔疮,直肠息肉,结肠炎患者最终确诊为直肠ca的。想是与大家都中了三十六计里的瞒天过海”之计吧。

七情六欲四时五邪致病,皆可论为天人合一,今有现代医学论证使治,药物以外,莫过于迈开腿,管住嘴,平衡心态,顺时而为。殊途同归。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9)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10)

5月15日 拆线 换药的过程对人的精神考验是非常复杂的,各人体会也不尽相同 ,但疼痛却总是必不可少的,里面的人有哀嚎不断,也有钢牙咬碎,外面的人忐忑不安,既畏惧换药的痛苦,却又想让医生最早看到自己的菊花,从他们口中得到恢复良好的肯定,进去的人小心翼翼,出来的人四仰八叉。我在最初的几日里,还算耐受,但时间一长连接起胶布都会让人不由阵阵痉挛,时常被老葛耻笑,今天要拆去部分缝线。

老吴问老董,怎么这么长时间,你还叉着腿走路这是肛肠科标配,我如果不这么走路,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住的是肛肠科我说。这倒不算笑话,正如人勒庞在《乌合之众》写到,情绪这东西是受到周围环境强烈的渲染和影响的,我国古时就有的邯郸学步一说,而我,就像一棵海藻海藻海藻,浪花里飘摇。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11)

为什么高位肛瘘还是采用古老的挂线手术,而不是直接切除肛瘘

科普医师

4月24日 · 山东省立医院主治医师

肛瘘挂线手术在我国600年前就有记载,听起来很久远落后的技术为什么到了医学科技发达的今天还在应用,这也恰恰说明了古人的智慧之处。

肛瘘是由于肛窦隐窝处聚集大量细菌,继而引发肛周脓肿,而隐窝底部连着肛腺,由于使肛腺发炎,形成肛瘘初期的肛周脓肿,大量细菌甚至消化物涌入脓肿通道,而通道外缘联通肛门后部周围皮肤溃破形成内部肛管和肛周外部皮肤的相通,久而久之肛腺纤维结缔化形成瘘道,称之为瘘管,也就是所说的肛瘘。肛瘘一般不能自愈,会引起经常脓肿发炎。这时就需要手术结合挂线治疗。

由于肛瘘瘘管处于位置复杂,瘘管穿过直肠环,直肠环由肛内括约肌,肛外括约肌,直肠壁纵肌,肛提肌等等组成,一旦手术完全切断这些肌肉组织就造成大便失禁非常危险。所以高位肛瘘一般还是采用挂线疗法,挂线疗法就是用皮筋穿过瘘管后皮筋两头打结到一起勒紧利用皮筋弹力使瘘管与周围组织脱离最后脱落,最大程度保护了直肠环周围肌肉损伤。

相关搜索

挂线疗法

脓肿

挂线

手术

高位

直肠壁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12)

肛瘘的形成,一般有六大诱因,一起来了解一下

大家都知道肛瘘是一种常见的肛肠类疾病,生活中好多人受到它的困扰,现在患病的人数是越来越多,它会给你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让你无法正常的生活与学习,那么引发肛瘘的原因有哪些呢?应该怎么治疗呢?一起来看看吧!

引起肛瘘的常见病因:

一、性激素因素,雄激素分泌过多的话,容易诱发肛瘘,且男性多于女性。

二、特殊感染,结核杆菌,放线菌感染直肠癌,多发性直肠息肉等感染可并发肛瘘。

三、肛门静脉回流不畅,局部常常淤血,组织营养不良,影响愈合。结核杆菌、放线菌等感染所构成的脓肿,克隆氏病等难以自愈而构成特别性肛瘘。

四、附近器官疾病,如骶骨结核,骨髓炎,骶前囊肿感染切开排脓或溃破后构成肛瘘。

五、直肠内有必定的压力,将直肠感染物质如、气体,可常常不断地从内口进入瘘道,影响腔壁,继发感染后由外口排出,也是形成瘘道的原因。

六、过食肥甘厚味,醇酒,劳伤忧思,房劳过度也会引起肛瘘。

因为肛瘘疾病对患者的潜在威胁是十分大的,所以,建议在出现肛瘘症状时,及时医治,而且最好是以预防为主,肛瘘这种疾病虽然短期之内一般不会引起并发症,但若是时间久了,治疗就比较麻烦了。

肛瘘怎么治?四大疗法医治肛瘘

1、瘘管切开术

适用于单纯性低位肛瘘,手术时用探针查清瘘管全程,循探针瘘管悉数切开,刮去瘘管内肉芽安排,使创面呈V 形。创面内填塞油纱布,一般在术后两三天,每天用1∶5000 PP 粉或热水坐浴,创面清洁。

在整个医治过程中,要注意确保切创始面的肉芽安排由基底部向浅表成长,最终悉数愈合,因而常常性观察创面和换药就显得很重要。术后2~3 天部分运用生肌膏或成长激素制剂换药可加快创面的愈合。

2、挂线疗法

适用于高位单纯性或复杂性肛瘘。此法可防止括约肌一次切开开裂缩短致术后肛门失禁,临床上使用广泛,操作简洁,可在门诊实施。其缺陷是术后复发率较高,这首要与术者探查分支及内口部位不完全有关。高位复杂性肛瘘可经屡次挂线使其变为单纯性肛瘘。

手术办法:先进行麻醉,在通过将橡皮筋缚在探针的方式,切开表里口之间的皮肤,把橡皮筋拉严实,结扎。术后三五天左右可再紧线一次。一般在手术后14天左右橡皮筋可掉落,留下敞创始面逐步愈合,如2 周后橡皮筋不掉落,此刻可用剪刀将橡皮筋缚扎的安排剪断。

3、肛瘘切除术

多用于低位单纯性肛瘘,治疗原理是一次性将全部的瘘管切除,呈内小外大的状态,像创面比较浅的话,可以做全层的一个缝合,一般一周左右可以愈合;如果创面比较深的话,不宜缝合,宜敞开。

4、中医疗法

中医疗法也有其适用范围,一是初起内痔、外痔患者;二是年老体弱不适合手术的人;三是表里痔中后期且兼有其它严峻疾病的人(如肝病、肾病、腹部肿瘤等)四是肛裂、肛管直肠周围脓肿、瘘管发炎期及全部肛门感染初起者。

相关搜索

直肠癌

结核杆菌

放线菌

橡皮筋

瘘管

创面

人在江湖飘,故多不重视,B超医生为我加做了一个(图1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肛瘘

肛瘘一般指肛管直肠瘘,中国传统医学称为痔漏,是常见的肛门疾病。肛门瘘管是肛管或直肠与肛周皮肤相通的肉芽肿性管道,主要侵犯肛管,很少涉及直肠,故常称为肛瘘,内口多位于齿状线附近,外口位于肛周皮肤处。整个瘘管壁由增厚的纤维组织组成,内复一层肉芽组织,经久不愈。发病率仅次于痔,多见于男性青壮年,可能与男性的性激素靶器官之一皮脂腺分泌旺盛有关。肛瘘大多是非特异性感染,少数是结核性的。主要症状是肛周或臀部瘘口经久不愈,或时愈时溃,溢出脓液,刺激局部皮肤痒痛不适等。肛瘘不能自愈,不治疗会反复发作直肠肛管周围脓肿,因此必须手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