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

06-30 21: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95

一只千年河蚌生活在黄河浅滩里,滔滔河水西来东去,芦苇绿了又黄,河水漫过浅滩又枯竭,河蚌守着这片浅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1)

这年春天河滩上来了一只鹬鸟,鹬鸟欢快的鸣叫着,轻灵的穿越芦苇丛中,或者两条修长的腿踩着舞步在浅水里觅食,鹬鸟有时在水里急速跑动,有时探着长颈立在水中静止不动,河蚌看的入神,鹬鸟打破了浅滩的宁静,河蚌喜欢听鹬鸟动听的唱歌,喜欢看鹬鸟天空中自由飞,河蚌喜欢上了鹬鸟,习惯了有鹬鸟的日子,河蚌白天看鹬鸟飞翔,夜晚仰望星空,河蚌寂寞的心和黄河水一样再也无法平息。

一条狡猾的水蛇发现芦苇上鹬鸟,天天落在同一棵苇杆上唱歌,水蛇踩好点,悄悄的埋伏在水底偷袭鹬鸟,鹬鸟往常一样又落上了苇杆,水蛇腾空跃起,毒液射入鹬鸟眼睛的一瞬间同时咬住了受惊吓欲展开逃离的翅膀,水蛇扭动着身躯贪婪的把鹬鸟拖入水中,鹬鸟扇动着翅膀拍打着水面奋力挣扎,鹬鸟眼前一片漆黑,像黑夜的幕,鹬鸟身子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到了水底,鹬鸟听到了翅膀折断的声音,绝望的鹬鸟放弃了挣扎,等待死神的来临,水蛇涨开血盆大口,正要生吞这顿期待已久的美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躲在泥沙里的河蚌张开大贝,夹住了水蛇的的腰肢,收紧贝壳,水蛇疼的水中里翻滚,水蛇松开鹬鸟的翅膀,挣脱了夹在身上的河蚌灰溜溜的逃走了,鹬鸟浮上水面,眼前什么也看不清,只听见风吹芦苇莎莎声,鹬鸟感觉周围都是狰狞的水蛇,随时咬的自己四分五裂,鹬惶恐的扇动着翅膀,拼命的想飞起来,断了翅膀的鹬鸟疼痛和失血过多休克了。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2)

河蚌把鹬鸟推到了河岸的沙滩上,河蚌在河滩上守候着鹬鸟,鹬鸟伤口遇到凉水血管收缩止住了血,河蚌看着微弱呼吸的鹬鸟心急如焚,河蚌祈祷鹬鸟醒来,河蚌爬到河里小鱼出没的水草里张开贝壳,当调皮的小鱼游到贝壳里时河蚌迅速合紧贝壳,小鱼乖乖的成了阶下囚,河蚌带着猎物爬回来的时候,鹬鸟苏醒了,河蚌又惊又喜,鹬鸟瑟瑟发抖,噤若寒蝉。河蚌说,你不要怕,我是这条河里的河蚌,看你被水蛇咬伤是我救了你。河蚌把小鱼夹到鹬鸟的口里喂鹬鸟。河蚌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眼。鹬鸟漆黑的世界里从此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了河蚌鹬鸟特别有安全感,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河蚌无微不至的照顾鹬鸟,鹬鸟病弱的身子终于能在沙滩上跳跃了,鹬鸟翅膀折断的骨头也开始慢慢愈合,鹬鸟的眼睛成了河蚌的一块心病,河蚌吐出了自己珍藏的千年珍珠,用贝刮磨成粉末,涂在鹬鸟的眼睛上,河蚌天天给鹬鸟眼睛敷珍珠粉,鸡蛋大的珍珠缩小到了耳钉般大小,一月过去了,鹬鸟眼睛还是没有好转。

河蚌看着日渐缩小的珍珠,鹬鸟眼睛里还蓄积着毒液,河蚌对鹬鸟说,我要把你眼睛的毒液吸出来,这样会好的快些,如果死了,你也不要为我悲哀,记得有个河蚌曾经爱过你。鹬鸟说,我不要你为我冒险,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就这样相守终老也好,看见看不见又何妨,鹬鸟声泪俱下。河蚌说,我意已决,你就不用多说了,开始治疗吧,河蚌用唇吸住了鹬鸟的眼睛,把云翳里面的水蛇毒素吸了出来。鹬鸟第二天睁开眼睛就朦朦胧胧中看见躺在身边的河蚌,河蚌了三天三夜。河蚌醒来,鹬鸟和河蚌拥在一起泪不泣声。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3)

鹬鸟的眼睛渐渐明亮,清澈如一汪秋水,鹬鸟喜欢看着笨拙的河蚌在沙滩上移动,像一块长有脚的坚韧石头,鹬鸟远处沙滩上奔跑过来,两行脚印从天边踏着风落下来,像是一排上天的梯。鹬鸟像个顽皮的孩子,用喙敲打河蚌,河蚌呼的喷出一团水落到鹬鸟身上,鹬鸟免费畅淋的洗一个冷水澡,鹬鸟梳理的羽毛一尘不染,再水面上照照镜子,昂胸阔步走一圈,秀秀美腿,惊艳的一塌糊涂,河粉痴痴看着鹬鸟,鹬鸟是河蚌眼里的天使,美的再也无法接受其它的事物。

秋季雨量减少,雨季漫过的河滩水渐渐退去,河水和浅滩断开了,河滩上留下了一片小水洼,水洼里的水一天天干枯,河水慢慢退向河心,河蚌不愿离开河边沙滩,浅浅的水抬头就能看见天空鹬飞翔的舞姿,河蚌痴迷的看着美丽的鹬,要是自己有一双翅膀,就可以和鹬鸟一起自由飞翔,云为伴,风为歌,去看广袤的森林和绵绵的群山,品尝甘冽的山泉,河蚌从来没见过海,也想看看大海的样子,河蚌仿佛插上了翅膀和鹬鸟比翼双飞,看到了外面的精彩。河蚌的世界顿时辽阔的无边无际。

秋天过去了,冬天说来就来了,河里的鱼鳖虾蟹都隐藏到深水处,打好洞穴抵御严寒,河蚌眷恋着河边的浅滩,坚守着那份爱。鹬说,你真傻,水枯了你会的,鹬鸟看着水流湍急的河道,趁河水没有封冰移到河心里去吧,河蚌说,只要天天在一起,一抬头就能看见你,我就知足了,鹬鸟和河蚌相依在落日的余辉里,风划过水面荡出了一圈圈金黄色的波纹,闪烁着金光的芦花在风中摇曳。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4)

风凛冽,水凄凉,草木皆枯,鹬鸟的伙伴在冬天来临之前已经迁徙,河岸上孤零零树梢挡不住北来鸿雁南飞的视线,飞累了的鸿雁黑压压的落在河岸上觅食,河蚌看的心切,这已经是最后一次迁徙的机会了,河蚌恳求鹬鸟跟随鸿雁去南方,熬过漫长的冬季,明年春天飞回来,又可以再一起了,鹬鸟飞过浅滩,穿越芦苇丛,围绕岸边的灌木林低空盘旋,鹬鸟爱着河蚌,眷恋着岸边周围的一切,鹬鸟看着浅滩里的河蚌渐渐消失在视线里,鹬鸟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河蚌追随浩浩荡荡的鸿雁踏上了南下的征程,虽然是短暂分别,感觉时间像停止了一般,一天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飞过平原,穿过群山,鹬鸟回望来路,天际茫茫,暮色秋霜,鹬鸟心里空荡荡,鸿雁落处,沟壑纵横,鹬鸟落到一块隆起土丘上,凝望着落日,落日的方向是河蚌在的地方。

小水洼失去往日的热闹,像一潭死水,没有鹬鸟生活在那里都一样,河蚌甚至觉得河心也没必要去,河蚌看着天空,望眼欲穿,河蚌不甘心,爬出水洼,和往常一样在沙滩等待着鹬鸟回来,寻遍河岸的芦苇丛,河边沙滩以及周边的天空,河蚌患得患失,河蚌日出守到日落,黑夜守到白天,河蚌在沙滩上守了两天两夜,风带着沙粒咄咄逼人,漫天飞扬,吹打着贝壳沙沙响,河蚌唇舌干裂的灼疼,河蚌感觉快要脱水死了。第三天早上河蚌看一个小逆着朝霞飞来,熟悉的影子渐渐清晰,河蚌像在梦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鹬鸟在空中一眼就看见了河滩上的河蚌,鹬鸟落到了河蚌身旁,河蚌看着鹬鸟又惊又喜,河蚌希望和鹬鸟在一起又害怕鹬鸟回来,鹬鸟无法逾越漫长的寒冬,河蚌心里坠上了一块巨石沉痛的无法呼吸,鹬鸟脱离了雁群,日以继夜的往回飞,鹬鸟累的精疲力竭,只为为早一刻见到河蚌,鹬鸟找到了河蚌百感交集,似有千言万语要和河蚌说,鹬鸟春到冬,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河蚌,河蚌就是它的世界,和河蚌在一起是今生最快乐的日子,离开河蚌的几天鹬鸟像失去了生命的全部,鹬鸟对河蚌说,我无鸿鹄之志,只与俗态而同尘,我不爱这个世界,我只爱你。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5)

冬天昆虫都销声匿迹了河里小鱼虾也不见了踪影,鹬鸟已经好几天吃不饱肚子了,寻找食物的鹬鸟回来了,没有往常一样欢快的鸣叫着在空中舞蹈,鹬鸟安静的落到河蚌的身旁,它们偎依在一起取暖,心贴在一起鹬鸟还是冷的发抖,夜里河蚌凝望着远方,远方有寒风悄悄吹来。

鹬鸟觅食飞走了,河蚌用贝壳夹住斧足奋力挤压,贝壳闭合,斧足被挤压到了贝壳外,贝壳把斧足挤压出一道深痕,河蚌每收紧一次钻心的疼,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河蚌忍受着剧痛,继续收紧贝壳,斧足终于脱离了河蚌的躯体,河蚌疼晕了,苏醒过来看见切割下像一条弯曲虫子的一段斧足,鹬鸟最爱吃虫子,回来就可以饱餐一顿。河蚌静静守在斧足旁边等鹬鸟回来。

鹬鸟觅食回来了,河蚌安详的趴在水中,紧紧闭合着贝壳,贝壳的边缘上蹭上了一层泥,河蚌把像虫子的斧足让鹬鸟享用,鹬鸟饿极了,啄食着斧足,鹬鸟觉得虫子味道好熟悉,不曾吃过,但又好像天天闻到过,它喜欢的味道,河蚌看着鹬鸟把自己的肉吃完,鹬鸟吃了冬天以来最饱的一顿饭,河蚌想着鹬鸟明天的食物,又开始躁动不安。

第二天河蚌忍受着剧痛又挤压下剩余的一段斧足,它的斧足已经全部切割掉了,河蚌失去了二分之一的躯体,同时再也无法移动自己身体了,河蚌的伤口无法愈合,生命已经消耗殆尽。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6)

鹬鸟觅食回来特别早,甚至还没有飞远就折返了,鹬鸟看见疼昏了河蚌,半闭着贝壳,贝壳里已经不再充盈,少了一半躯体,旁边多了一段昨天一样虫子般的东西,鹬鸟似乎明白了什么,鹬鸟叼着河蚌挤割下来斧足埋入沙滩里,鹬鸟在河蚌周围拍打着水花不停的鸣叫,浅洼里的水被鹬鸟搅的混浊不清,身上的羽毛被污水湿透,河蚌苏醒过来,看见身边的鹬鸟,挤割的那段斧足也不见了,河蚌透过浑浊的水面,以为天已经落幕了,是太累了,河蚌又安心的睡着了。

北风刮的凄冷,水面上的雾气在岸边草木上凝结成晶莹的霜冻,鹬鸟想多寻找一些食物填饱肚子或者储备一些食物,这样就可以和河蚌多在一起,鹬鸟拼命的飞,飞的尽量远一些,多搜寻一些食物,鹬鸟飞了一天,天阴暗的下来,黑沉沉的像浓墨一样把无边天际涂黑,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寒风凛冽的吹,树枝冻地咯咯响,黑夜里失去方向的鹬鸟,躲在树桩后瑟瑟发抖,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寒冷恐惧的冬夜,身上的血液凝固了一般,呼出的气体都是冰凉,鹬鸟感觉自己快要冻死了,鹬鸟想起和河蚌在一起的美好,它们相依在一起看日出日落;看芦花漫天飞扬,听风在河面上弹奏吟唱,鹬鸟想河蚌还在等她回家,一定担心自己,如果自己冻死,再也就见不到河蚌了,鹬鸟伤心的哭了,眼泪冻成珍珠在风中飘,鹬鸟不停的跳动,不停的跳动增加热量,一定要坚持到天亮,天亮飞回去又可以和河蚌在一起了。

河蚌躺在水洼里,忐忑不安地望着漆黑的夜,心里有一种不详预兆,鹬鸟,亲爱的鹬在哪里啊,它不敢去多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鹬鸟平安回来,河蚌拼命呼喊鹬鸟,风瞬间把河蚌的呼声吹的无影无踪,河蚌想移动身体爬出小水洼去寻找鹬鸟,或者爬出水面,这样鹬鸟飞回来就更容易看见自己,河蚌想奋力移动身躯,水面上慢慢形成了一层冰,河蚌和冰冻在了一起,身体已经再也无法移动,河蚌困在冰下,透过冰面河蚌看不清天上星星和月光,周围漆黑一片,寂静的只听到疾风吹的冰面铮铮响,河蚌等了一夜没见鹬鸟飞回来。

鹬鸟与河蚌相处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河蚌(图7)

风没有歇脚,一直吹,升起来地太阳,隔着一层薄薄的乌纱,丝毫没有一点暖意,鹬鸟飞回来了,准确的找到了河蚌的栖息地,小水洼结了一层冰,像一面平滑的镜子,鹬鸟看见冰下面的河蚌躺着一动不动,鹬鸟拼命的呼喊河蚌,河蚌没有一点反应,鹬鸟着急的用喙啄凿冰面,爪子抛,冰面又滑又硬,冰面没有打开,鹬鸟的喙折断了,鹬鸟飞向天空,在空中盘旋,发出阵阵哀鸣,突然一个俯冲,像离弦的箭砸向冰面,冰面发出清脆的爆裂声,放射性的四面裂开,冰面上血迹斑斑,散落着凌乱的羽毛,鹬鸟挣扎着又一次跃起,冲入向云霄,陨石一般坠落人间,一声脆响,冰面裂开了一个洞,潋滟的水面上泛着血花,河蚌挣脱了束缚身体的冰,张开贝壳亲吻着奄奄一息的鹬鸟,鹬鸟望着远处河心,河心冰没有封住,雾气迷乱的蒸腾,鹬鸟仿佛见了一片广阔的原野,绿毯一样无无限铺开,上面开满了鲜花,温暖的阳光下带着河蚌飞呀飞呀飞。

河蚌夹住鹬鸟的嘴,想唤醒鹬鸟,让鹬鸟啄食自己残余的身体,鹬鸟躺在河蚌的怀里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冰又一次把水洼封住了,河蚌和鹬鸟偎依在一起,静静的躺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棺里,像一颗千年的琥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河蚌

河蚌,属软体动物门,瓣鳃纲(Lamellibranchia)蚌目,珠蚌科,无齿蚌亚科,无齿蚌属。又名河歪、河蛤蜊、鸟贝、撇撇、呙池(安徽方言)嘎啦(山东方言)等,主要分布于亚洲、欧洲、北美和北非。大部分能在体内自然形成珍珠。河蚌外形呈椭圆形或卵圆形,壳质薄,易碎,有纹理。壳面光滑,具同心圆的生长线或从壳顶到腹缘的绿色放射线,背部有后翼,壳顶隆起。河蚌可生长在淡水区亦可生长在咸水区,以滤食藻类和微生物为生,常见的有角背无齿蚌、褶纹冠蚌、三角帆蚌等数种,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河湖水泊中有出产。河蚌雌雄异体,肉可食,亦为鱼类、禽类的天然饵料和饲料,有的种类可用做淡水育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