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

06-30 22: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7

2015年杨柳松接受8264的采访,《七十七天》是根据杨柳松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的帖子《北方的空地》拍摄的。

一个人、无人区、那么长时间,孤独,亦享受追求,亦抗拒克服。那么您怎么理解这份日日相伴的孤独?

杨柳松:确实很难,尤其后面几年长期驻守荒原深处,观测野生动物。如果是旅行,不停的行走,还能分化些负面情绪。但观测野生动物大部分时间是静止的,一整天看着牛啊羊啊会把自己看出毛病来的。某次,连续待了三个月,有一天晚上,莫名其妙的想知道外面世界怎么样了?这一想就收不住了。再进无人区时,我特意带了一台短波收音机,自带摇柄发电的。收音机听了几次后,实在无趣,外面世界还是那个样,各种大国博弈,各种八卦绯闻,各种宣传诉求…此后,再也没有听过收音机,我已然明了,这个世界看似和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实和我什么关系也没有。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1)

冬天里的才更具本真面目

雪山不再躲藏,旷野直达天际

所有的沼泽冰冻为路

为你敞开更远的远方

帖子中是藏北的雪景冰湖、行走墨脱的种种和中尼边境山谷里的居民,仿佛是外星球。杨柳松的领地,就是那片荒原,最后的追逐自由之地,他这些年从来没有离开。

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看杨柳松的贴,他的孤独成了我的精神避难所。我曾经因为家族的特殊背景,看到了最深红尘的沙城暴,选择了做个普通老百姓,每天为斗米折腰。人类为什么要选择群居?大概象豪猪,太冷了挤在一起,但是太挤了又互相刺痛。杨柳松一个人跑去那么大的荒原,他不和人群挤,孤独而自由。据说他要拍,玩一段最深红尘里的游戏。他说: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2)

杨柳松在墨脱,帖子:

我看破红尘,红尘却看不破我

那就再陪红尘玩一会儿

原始森林

不过短暂行程,森林就换了容颜,高大冷杉渐变为芜杂热带丛林,鸟儿幽鸣替代了风雪呼啸。

再次出镜,不是我帅,虽然事实

牺牲小我对比芭蕉林的高伟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3)

巴松错北端白沙滩

这里鲜有人迹,却有最细软的沙滩,最碧绿的湖水,最静谧的远山,和反射弧最长的鱼儿。

点上一堆篝火,烤上几片藏猪肉

碳火中再埋上几枚当地的低淀粉土豆

吹吹牛,喝喝酒

一定要用柴火点燃一支烟

白沙滩烧烤

离白沙滩不远的湖畔,有一栋遗世独立的小别墅,原属于某位国外大使,现成为了一家民宿。冬日里极为推荐,小住几日绝对能练达灵魂吸氧的神通。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4)

旅行即要终结

沿着喜马拉雅山脉一路西行了数千公里

看见了天地雄伟也看见了冷酷

我们不断穿越高山深峡

经历万花筒般四季流转

我们认识了山谷里居民

他们纯朴善良,笑容温暖

还持有着人类一些已丢失的美德

他们深谙自然之道,与之融为一体

但我们也不能神话他们

反而,很多山谷里的居民

并非追寻圣地秘境而至

他们曾经多是弱者

或逃亡,或躲避纷争,或流离失所

最终落脚于无人涉足的深谷

他们最终战胜了自我

繁衍生息,开枝散叶

把他乡变成了温暖的故乡

他们分属不同族群,各自偏安一隅

于我们而言,他们都是山谷里的居民

而在他们眼里

我们何尝不是生活在另一个山谷里的居民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5)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栖身于广阔高原的洞穴:

在朦胧的旷野里游荡。

在蓝色的波浪上腾跃。

俗境是那样富丽和凄苦。

我原从此告别,毫不惋惜。

遁离这熙攘的世界—

不是憎恶,只想躲避。

我要寻觅幽静的山谷。

让晦暗的胸怀与瞑色相依。

请给我一双翅膀吧:

像飞回巢中的斑鸠。

我也要展翅凌空。

飘然远行,安宁永久!

这是拜伦的诗,我喜欢这首,真想展翅凌空,在朦胧的旷野里游荡,真不是装酷。听贝蓝品老师讲座,中间去找他闲聊,他问我不是在羌塘无人区吗?一头雾水没法接话,现在想想不得不佩服老刑警的感觉,我人在广东,心在无人区,那段时间把《北方的空地》当成睡前故事在读。杨柳松可能不知道,很多人与他精神同在,他的孤独帮助了很多人的不孤独。

美天一篇,要么在最深的红尘里,要么在最深的孤独里(图6)

真的很幸运,我已经独居多年,就算家人过来,也不在一个空间,周末相聚。我很少应酬,在网上围观同学三天两头的聚会。对我来说,进可攻退可守,是最好的状态。把自己安排在海边少人区,偶尔独自参加摄影团旅游,出门见海,出游见山。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对于被伴侣看死和被应酬绑架的朋友,有人在家没有私人空间,有人夜夜笙歌,他们乐在其中,看我孤独可怜,人各有志。我不想动脑子去想复杂的人心,不想在家连上厕所都有人贴着门偷听我有没有和异性打电话,亲密无间是多可怕的词。

越来越多的人和我一样吧,用孤独捍卫自我独立,我们和杨柳松的不同,我们是自保安宁,他真的去做了,他一直行走在他的荒原,记录野生动物和高原的一切,他是博学家,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似闲散,他一直有着无比坚韧的意志和不随便说的目标,所以他的内在力量可以支撑他克服常人无法克服的艰苦和孤独,他不是探索自我,他在探索地球无人区,探索世界,找到生命的原力,他在创造自我神话的同时,无意地让别人知道了超越孤独的意义。

孤独,对我是保持自我的舒服,旅游让我探索自我。希望可以更深远,在与这个世界若即若离的过程中,找到生命的价值。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红尘

《红尘》,雷丽个人专辑,雷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她是星海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擅长音乐剧表演,年纪不大却在歌唱道路上有着丰富的历练。她曾在无数的音乐比赛中赢得大奖,再加上姓氏的谐音,业内经常会称她为乐坛的新擂主。这张《红尘》是雷丽的首张专辑,新京文特地为雷丽请来著名制作人李广平担当统筹制作。《红尘》收录了15首歌曲,容量超大。其中14首是翻唱曲目,重新编曲后,纯正的管弦乐伴奏配上雷丽优美完整的嗓音,令人耳目一新。原创作品《灵魂天堂》是雷丽与李广平初次合作的作品,也是当年令雷丽在歌唱大赛上连获五周“擂主”并一举成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