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雪散语,定有着桐花万里路

06-30 10: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80

若雪散语,定有着桐花万里路(图1)

桐花路,连朝语不息。

心似双丝网,结结复依依。

有甜馨的香味透窗而入,是梧桐的花香。

清明之日桐始华。梧桐花期长,花香也绵长,可以从清明一直开到立夏,整个春天,窗外便也一直飘散着清甜而馥郁的花香,很有些缠绵的感觉。

年年桐花开紫云,岁岁相逢似故人。每年桐花开时,总会有一种故人重逢的亲切在心底滋生蔓延。

满院青苔地,一树莲花簪。梧桐枝干挺拔,树冠极大,掌状的叶子也大,一棵梧桐便是一地绿荫。元稹用莲花簪形容桐花,我却觉得则像极了一串串紫色铃铛,有风吹过,铃铛轻轻摇动着,不闻叮铛声,只见紫蝶舞。

儿时的大院里,每排宿舍前都有几棵高大的梧桐树,清明过后,梧桐枝繁叶茂,花期正好,恰是叶重碧云片,花簇紫霞英的馥郁景色。树上的桐花像悬铃,拿在手里却变成了小酒盅,将这小酒盅放在嘴里轻轻吸吮,一股花蜜的清甜在口中弥散,吸吮到无味后,小酒盅变成小喇叭,轻轻吹一口气,会有清灵的乐声传出,不过这是要技巧的,小伙伴中能吹出声的不多,吹得好听的更少,多是噗的一声,便一齐大笑起来,喊着放屁咯,放屁咯—童年的快乐,多么简单啊!

每逢夏夜,家家户户在树下铺开席子,梧桐叶在风中呱嗒呱嗒地响,那叶子像极了姥姥手中的蒲扇,我躺在席子上,缠着听姥姥讲故事,牛郎织女,嫦娥奔月,白蛇传,孟姜女哭长城…听着听着,就觉得会有羽衣的仙女从亮莹莹的银河或云朵中飞下来,于是睁大了眼睛,盼着,等着,可一直到眼睛累了、直到迷迷糊糊睡着也没有仙女的影子。至于梦里有没有霓裳飘飞的仙子,却不记得了。可是银河是有的,那一条长长的横亘夜空的银河,一直童年的记忆里流淌着,璀璨,浩瀚,粼粼的波光清晰而澄澈。从什么时候开始,银河消失了呢?是从高楼拔地而起,还是从霓虹灯占据了夜晚的每一个角落?不得而知,每每想起,就会有一丝惆怅在心中萦徊。

可我依然怀恋,怀恋童年,怀恋童年的银河,怀恋梧桐树下的快乐时光。

童年时光里,那么多快乐。

儿时的自己,像一匹野马驹,爬树上墙无所不能,可又极爱漂亮,总喜欢在麻花辫上扎一朵大大的蝴蝶结,穿一条花绸裙,和男孩子们一起在大院里疯跑。

记得有一次为了摘花饮蜜,爬树时不小心摔了下来,裙子被树枝挂住,于是就那么头朝下脚朝上倒悬着,晃过来、晃过去,一直晃到刺啦、噗通”—裙破人落,于是天上掉下个雪妹妹”脸先着地的雪妹妹,一块疤痕成了永久的纪念,幸好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淡,时至今日,几乎看不出了。

每当对着镜子仔细研究这淡若薄雾的伤痕时,总会有一抹桐花香和一片晃动的绿荫不约而至。而那条裙子撕破的地方,巧手妈妈绣上了一枝桐花,竟比原来更美了。这条桐花裙一直珍藏樟木箱里,伴着我从童年走到今天。

有词牌名为凤栖梧,又名蝶恋花、鹊踏枝,俱是极好听的名字,也各自是一幅美丽的画,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凤凰在梧桐翠荫中梳理羽毛,蛱蝶在百花间翩然起舞,喜鹊停落在瘦梅上,枝头微颤…多美的画面啊。

可词人的《凤栖梧》里,一字一句,满是伤春悲秋的叹息和别离的忧愁。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

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晏几道的凤栖梧,从梦里写到梦外,写尽天下相思,也写尽了天下的离愁别绪。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面对渐老的春光,欧阳修虽千般不舍却也万般无奈,唯有只影对花泪垂罢了。

梧桐在文人笔下,似乎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悲伤符号,常常与秋夜、秋雨交织在一起,织出一片无声的离愁。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李煜笔下的梧桐寂寞而忧郁,充满难以言说的凄楚,剪不断,理还乱。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苏轼的月是缺月,桐是疏桐,且更漏已断,一派寒冷凄清的意象,更衬出词人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孤傲与孤洁。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最苦。雨落梧桐的声音,极易令人心生寂凉之感,温庭筠的梧桐雨,落在空荡荡的石阶上,也落在离人心头,敲出一串别离的痛。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同样的梧桐雨,在李清照笔下,承载了更浓更重的哀伤和无助,这样的词句堪称千古绝唱,凄苦到令人不忍卒读,却又忍不住读了又读。

桐花的花语是高洁、忠贞、孤独、离情、情窦初开。

我国古代,有梧是雄树、桐是雌树的说法,梧与桐同声同死,生死相依,梧桐是一种恩爱忠贞的树木,因此,古人常用梧桐喻拟爱情。

甄嬛传里的桐花台,是先帝为舒贵妃建造的爱巢,台周遍植棠棣与梧桐,花开时节,紫云漫天,长相守与长相思琴笛相合,两情缱绻。桐花台也是玄清与甄嬛初遇和死别的地方,桐花甜香氤氲出的爱情故事,柔婉而凄美。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一书里,称张爱玲为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当他们签订终身,结为夫妻时,也曾写下婚书,许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心愿,那时节的她与他,定有着桐花路,连朝语不息的深情绵绵和相知相依,沉浸在静好时光里的爱玲,大概不会想到三春花事过后,胡的薄性和滥情吧?多年以后,胡兰成在翻看褪色的《今生今世》的时候,心底可会泛起对那个因爱而低到尘埃里的女子的一丝丝不忍与愧疚?

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看向窗外,紫雾初起,一对依偎的身影正你侬我侬。暮色与紫雾一起静静漫入窗内,漫过窗纱,漫过桌上的铜钱草和绿萝,房间摇曳着浓淡不定的紫色霞影,如诗如梦。

还能说什么呢?此刻,唯有祝福。

祝福天下每一对相爱的人儿都有桐花路,连朝语不息的与甜蜜,祝福每一份深情都不被辜负—无论暮春桐花飘香时,还是浅秋梧桐细雨时。

若雪散语,定有着桐花万里路(图2)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梧桐

梧桐树,“中国梧桐”是梧桐科梧桐属的植物,英文名为PhoenixTree、别名青桐、桐麻,也属落叶大乔木,高达15米;树干挺直,树皮绿色,平滑。原产中国,南北各省都有栽培,也为普通的行道树及庭园绿化观赏树。我们所说的法国梧桐其实就是悬铃木中的一种,只是因为叶子似梧桐,而被大家误以为是梧桐。梧桐生长快,木材适合制造乐器,树皮可用于造纸和绳索,种子可以食用或榨油,由于其树干光滑,叶大优美,是一种著名的观赏树种。中国古代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许多传说中的古琴都是用梧桐木制造的,梧桐对于中国文化有重要的作用。作家丰子恺的同名文章《梧桐树》堪称佳篇。梧桐已经被引种到欧洲、美洲等许多国家作为观赏树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