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盆,关于清代三足铜火盆的介绍

03-25 23: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96

在记忆里,儿时的寒冬特冷,做灶房用的稻草屋檐上挂满了长短不一的小冰柱,像如今挂在街道两旁树上的条状玻璃彩灯,当然却全没这般温暖和浪漫,盛了水的木桶、木盆放在外面,第二天起来便是厚厚的冰,我及伙伴们常用稻草杆在那冰上吹出一个小孔,用绳子穿起来,提着到处去玩,路面因霜冻而似插满了玻璃碎片,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小孩并不会因为天冷而消停,但大人不同,特别是老人,每到冬天便蛰伏在屋里,于是每家便置一火盆,用来烤火。

盛火的盆一般都用破锅或破磁脸盆,早上铲好火,火上再盖上谷壳或柴屑,火盆便从早到晚都是热热:的。

我家也不例外,每到寒冬母亲便早早起来做饭,而后把还未燃尽的柴火铲进火盆,盖好谷壳和柴屑,等火盆热起来后,母亲便把一个有脚的竹架子放在上面,再将我的衣服放上面烤,等到早饭快熟,衣服也就冒出了热气,这时母亲便把我叫起床,有热热的衣服穿,起床就不是太困难了。

吃过早饭父亲就开始做事,父亲是做蔑匠活的,冬天做得多的是耙柴篓和耙爪里,因为这时节没太多农活,反倒是家家准备度冬过年的柴,所以这些弄柴的蔑俱就成了好卖的货。母亲便把火盆移到堂前,搬一矮凳坐在上面做针线活,蔑匠活是轻体力活,对增加身体热量起不到多大作用,而铁俱在寒冬比冰块暖和不了多少,因此每做一些时间,父亲就呵着手凑到火盆旁烤烤火。这时父亲便会和母亲聊上一段。暖暖的火盆,淡淡的话题,便成了农家的写意画。

小孩终归是好动的,坐久了我便时不时离开火盆,站到门口向外张望,总希望有个伙伴能救我出这囧态,可终归是失望。每到这时父亲便放下蔑刀,拿些红薯和稻谷,父亲偶尔也会调皮,把红薯埋在火盆里不同位置,让我总找不出,稻谷是用来做爆米花的,父亲把火弄个小坑,将稻谷放进小坑内,一会噼啪声就不停响起,一粒粒雪白的爆米花如菊花般在火盘里绽放,父亲一双大手将我挡住,说大人先吃,我如一只站在鲁迅家乡里的狗气杀外的小鸡,一双馋眼只能投向母亲,母亲大多是笑,趁父亲挡住我的空隙用针挑起一两粒花生米塞进我嘴里,父亲见此就空出一只手不停地拣出爆米花,等红薯飘出了香味,爆米花也就全进了我的口袋。冬天日子短,在红薯的香味里和爆米花的美丽里就更短。

一到下午家里就热闹了,隔壁的爷爷奶奶,伯父伯母,叔叔婶婶和堂哥堂嫂们都来串门,母亲吩咐我搬来凳椅,招呼他们烤火,一场烤火会就开始了,他们聊着各种话题,大人小孩、春季夏季、婆婆媳妇、昨天明天、种植养畜,一切都随着火盆的温度而散开来。安闲的神态,融融的氛围。

花奶奶有七十多了,身体还算好,提着手火钵常在下午来串门,我家有个火桶每到冬天几乎都是她在专用,坐在火桶上,双手捂着火钵,向屋里人叙述着以前的光景,屋里人自然将话题也移向她,她便乐呵呵的,露出慈祥而满足的愉快笑容。

时光飞逝,花奶奶走了多年,伯父也走了,伯父走时俩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只有伯母和孙辈守在他身边,这或许是走得急吧,外面的人赶不及时,但愿真是如此亦或事实就是如此。伯母身体倒还不错,只是一到冬天呆不惯有空调的房子,老是倦缩着寻些有微弱太阳的地方坐坐。而我父亲也走了,母亲长年在医院度过,以前父亲有母亲照料,我们只是到最后时刻才赶回家,现在的母亲虽然也长年住医院,但仍能照料自己,就此我便心安理得地在外地上班。

火盆,关于清代三足铜火盆的介绍(图1)

火盆,关于清代三足铜火盆的介绍(图2)

火盆,关于清代三足铜火盆的介绍(图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火盆

解放前,大多数农家都有火盆,是冬日取暖不可缺少的器物。旧时,物质文明落后,加之农民生活素来清苦,冬日无防寒设备,就用火盆取暖。每年中秋节后,各家就挖泥打火盆。多用红泥、黄泥、黑泥,泥质好,无沙砾杂物,且粘稠细腻。在阴凉处放上几天,过过“性气”,以防成盆后崩裂。把乱麻旧绳,拆细剁碎,为“麻道”,掺和在泥里,然后用瓦盆作“型模”,盆口朝下扣在地上,盆外敷一层草木灰,把泥拍贴在瓦盆上,放在阴凉处二、三日,取出“型模”,泥成盆状,是为半成品。再进行加工:收口,加底,拍平,擀光(多用玻璃瓶子或秸棒)放起阴干十天半个月。严冬一至,即可盛火取暖。农家做早饭烧开锅后,就把灶膛里的火扒在火盆里压实。彼时农家多为三代同居,火盆一般放在老人炕上。小屋子有一盆火,既可烤手又暖屋子;有时哄小孩烧土豆,妇女烧烙铁烫衣服,也颇方便,可谓“一盆多用”。建国后一个时期,乡村不少农家还有冬天用火盆的。如今边远村屯间或有之,一般地方已不多见。